中國憑哪點讓李顯龍感嘆新加坡成了鄉巴佬

2017年08月22日     1,666     檢舉

當下的中國,支付模式正在發生著巨大的變革,隨著移動支付的逐步普及,中國或將成為第一個停止使用現金的國家。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8月20日晚在新加坡國慶群眾大會發表演講時表示,中國在電子支付領域已走在最前沿,並稱新加坡已落後於中國一些智慧城市。 當下的中國已可以當之無愧地被稱為全球數字支付生態系統最為先進的國家之一,而為了不至於新加坡繼續當「鄉巴佬」,現在新加坡商界正在引入中國的移動支付技術,致力於推動電子支付。 新加坡怎麼這麼落後? 李顯龍在演講中提到了幾年前新加坡人力部長林瑞生在上海買栗子的一次經歷,「在結帳的隊伍里,中國人揮舞著手機,沒有付一分錢現金就買走了栗子,我們覺得自己有點土。」 林瑞生當時以為是某種特別的優惠方式,結果發現中國人其實是在用二維碼掃碼支付購買栗子。林最後仍然堅持用現金付了款,如今,他的這種行為被新加坡總理李顯龍稱之為「鄉巴佬」。 當習慣了移動支付的中國遊客來到新加坡後,發現在當地必須使用現金時,他們不禁會發出疑問:「新加坡怎麼這麼落後?」 李顯龍指出,新加坡在推動智慧國建設過程中,電子支付等領域落後於其他城市。「在中國的主要城市,現金已經過時,甚至借記卡和信用卡也變得越來越少了。」所有人都在用微信或支付寶支付,這些應用能用於幾乎所有付款。 李顯龍在其後的講話中介紹了新加坡最大的計程車公司「康福德高德士」正式接入支付寶的場景。據了解,「康福德高德士」旗下超過15,000台計程車現在都已支持手機付款。 新加坡中華總商會會長黃山忠在接受媒體採訪時亦表示,商會鼓勵本地商家接受移動付款,為在新加坡的中國遊客、學生和工作人士提供便利。他認為,新加坡正邁入無現金社會,鼓勵本地商家試用移動支付是第一步,以後這種支付方式會很快在民間全面普及。 據了解,中國大陸的支付寶從2015年開始進入新加坡,現在當地已有近2,000家商家支持移動支付,包括環球影城、動物園、聖淘沙名勝世界、Metro美羅百貨、Robinsons百貨等。 中國移動支付全球發力  國際研究機構Connected Life發表的最新的研究成果顯示,亞太地區在移動支付領域保持領先,超過半數(53%)的人會使用手機APP來支付購買的商品或服務,而在北美這個比例僅為33%,歐洲則是35%。

 移動支付無處不在(圖源:VCG) 在Connected Life的超過7萬名調查者中,中國大陸以絕對優勢排名第一,40%的中國大陸調查者表示,每周都會使用移動支付,而有70%的人表示曾經使用過移動支付。 全球研究機構Forrester Research的數據顯示,去年美國移動支付規模達到1,120億美元,雖然也增長了39%,但是從數據比較上來看,2016年中國移動支付規模已然是美國的近50倍。 據中國艾瑞諮詢(iResearch)估計,2016年中國第三方移動支付的規模擴大了兩倍有餘,達到了約5.5萬億美元,而該市場占據主導地位的則是騰訊旗下的微信支付和阿里巴巴旗下的的支付寶(Alipay)。 2015年,中國大陸無現金零售約占總交易量的60%,其中支付寶和微信占總交易額的28%,近200億美元。2016年4季度,第三方移動支付市場份額中,支付寶和財付通(微信支付+QQ錢包)共占據了92%的市場份額,其中支付寶占比55%,財付通占比37%。 近日,中國的網際網路巨頭騰訊已在馬來西亞申請支付牌照,通過微信支付提供本地支付服務。若申請獲得批准,則意味著馬來西亞用戶能夠將本地銀行帳戶和微信支付綁定,使用林吉特(馬來西亞貨幣單位)付款。 2017年4月,螞蟻金服宣布12.04億美元收購全球第二大匯款服務公司MoneyGram(速匯金),進軍美國市場。就在同一天,加拿大金融機構OTT Financial Group (方圓國際) 的金融支付平台 OTT PAY (方圓支付)與騰訊簽署協議,為在加拿大的中國微信用戶提供微信支付服務。 7月,美國矽谷創業公司Stripe已與支付寶和微信支付達成合作協議,讓全球使用Stripe平台的商家在其網站和應用上可以接受接受微信支付和支付寶的付款。 早在2015年1月,螞蟻金服通過資本和技術數據,與印度當地電子錢包Paytm展開合作;同年10月,阿里巴巴宣布支付寶進軍日本,並接入Recruit旗下擁有17.6萬家商戶的智能POS網絡。現在在日本,東京羽田機場內四分之三的店鋪均已可以接受微信支付付款。 2016年麥肯錫發布的一份報告顯示:2025年數字金融服務可以為全球帶來3.7萬億美元的產值貢獻,相當於在現有水平上提升6%。而對中國而言,這也便意味著將增加1.05萬億美元,約相當於4.2%的GDP提升。 新加坡開啟移動支付追趕之路 相較於印尼、馬來、菲律賓等其他東南亞國家,新加坡的人口受教育程度和人均收入皆處於較高的水平。英國經濟學人信息社公布的2014全球生活費調查報告中就已揭示,儘管新加坡人口總量不算高,但其富豪密度卻是位於全球之首,僅在2012年的人均收入就達到了5.1萬美元。 新加坡也有電子付費方式,但種類繁多,系統間亦互不相連。新加坡人出門必須帶著多張不同的卡,商家也必須安裝多個不同的銷售點終端機。顯然,這不僅給消費者了帶來不便,無形中也增加了商家的運營成本。 受啟發於中國移動支付快速發展所帶來的日新月異的變化,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已開始著手努力改變這個現狀。

 以微信支付、支付寶為代表的移動支付應用功能已日益強大,日常交通、購物、餐飲、旅行等諸多方面都可看到它們的身影(圖源:VCG) 目前在亞太地區使用智慧型手機的群體已經超過10億,而微信支付、支付寶等的應用功能已日益強大,日常交通、購物、餐飲、旅行等諸多方面都已可以使用上快捷的移動支付。在國際研究機構Connected Life的調查報告中,作為智慧型手機普及率全球第一的國家,新加坡已有27%的人每周在使用移動支付,曾經使用過的人則為57%。 而在新加坡使用移動支付的人群中,16至30歲年齡層的人群用移動支付的人已日益增多,有31%的年輕人每周都會使用,而31至45歲年齡層的人群是移動支付的主力軍,33%的中年人有每周使用的習慣,但到了46至65歲這個年齡層,則就只有11%的人在使用移動支付。 另據新加坡《海峽時報》報道,李顯龍提到新加坡計劃在未來的18個月中,將在全國部署2.5萬台統一標準的銷售終端。最近推出的PayNow服務,預計不久後便可用來在街邊攤消費。 此外,為推動新加坡移動支付的發展,新加坡政府近期公布了「智慧國家2025」十年計劃。此計劃系之前新加坡「智能城市2015」計劃的升級版。 新加坡資訊通信發展管理局中國區副司長向媒體表示,「這是全球第一個智慧國家藍圖,新加坡有望建成世界首個智慧國。」而移動支付計劃也正是新政府正在努力促進全島普遍採用智能技術的5個戰略性國家項目之一。 李顯龍總理表示,「不久後,在新加坡也能用QR碼(二維碼)付費,這不僅方便、低廉、安全,也無需信用卡附加費用。」 有業界人士稱,移動支付,特別是微信錢包等平台的迅猛發展已對傳統金融業造成了重大衝擊。考慮到新加坡智慧型手機的普及率,移動支付遲早會成為主要的支付手段。反而是傳統金融機構需要為此作出改變,或者面臨被淘汰的命運。新加坡也由此被迫開啟移動支付追趕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