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歲就盜取美軍最高機密 多次視五角大樓如無物 死神般的黑客

2017年08月23日     2,131     檢舉

凱文·米特尼克他的技術也許並不是黑客中最好的,甚至相當多的黑客們都反感他,認為他是只會用攻擊、不懂技術的攻擊狂,但是其黑客經歷的傳奇性足以讓全世界為之震驚,也使得所有網絡安全人員丟盡面子,30歲的米特尼克就登上《時代》周刊的封面:他進出全球所有計算機系統,視五角大樓如無物;好萊塢幾次把他搬上銀幕。

在米特很小時候,他的父母就離異了。他跟著母親生活,從小就形成了孤僻倔強的性格。70年代末期,米特還在上小學的時候就迷上了無線電技術,並且很快成為了這方面的高手。後來他很快對社區「小學生俱樂部」里的一台電腦著了迷,並在此處學到了高超的計算機專業知識和操作技能,直到有一天,老師們發現他用本校的計算機闖入其它學校的網絡系統,他因此不得不退學了。美國的一些社區里提供電腦網絡服務,米特所在的社區網絡中,家庭電腦不僅和企業、大學相通,而且和政府部門相通。當然這些電腦領地之門都會有密碼的。這時

一個異乎尋常的大膽的計劃在米特腦中形成了。此後,他以遠遠超出其年齡的耐心和毅力,試圖破解美國高級軍事密碼。不久,只有15歲的米特闖入了「北美空中防護指揮系統」的計算機主機同時和另外一些朋友翻遍了美國指向前蘇聯及其盟國的民有核彈頭的數據資料,然後又悄然無息的溜了出來。這成為了黑客歷史上一次經典之作。 在成功闖入「北美空中防護指揮系統」之後,米特又把目標轉向了其它的網站。不久之後,他又進入了美國著名的「太平洋電話公司」的通信網絡系統。他更改了這家公司的電腦用戶,包括一些知名人士的號碼和通訊地址。結果,太平洋公司不得不作出賠償。太平洋電腦公司開始以為電腦出現了故障,經過相當長時間,發現電腦本身毫無問題,這使他們終於明白了:自己的系統被入侵了。 這時的米特已經對太平洋公司沒有什麼興趣了。他開始著手攻擊聯邦調查局的網絡系統,不久就成功的進入其中。一次米特發現聯邦調查局正在調查一名「黑客「,便翻開看,結果令他大吃一驚——這個「黑客」是他自己。後來,米特就對他們不屑一顧起來,正因如此,一次意外,米特被捕了。由於當時網絡犯罪很新鮮,法律也沒有先例,法院只有將米特關進了「少年犯管所」。於是米特成為世界上第一個因網絡犯罪而入獄的人。但是沒多久,米特就被保釋出來了。他當然不可能改掉以前的壞毛病。脆弱的網絡系統對他具有巨大的挑戰。他把攻擊目標轉向大公司。在很短的時間裡,他接連進入了美國5家大公司的網絡,不斷破壞其網絡系統,並造成這些公司的巨額損失。1988年他因非法入侵他人系統而再次入獄。由於重犯,這次他連保釋的機會都沒有了。米特被處一年徒刑,並且被禁止從事電腦網絡的工作。等他出獄後

FBI甚至認為其過於危險,收買了米特尼克的一個最要好的朋友,誘使米特尼克再次攻擊網站,以便再次把他抓進去。結果——米特尼克竟上鉤了,但畢竟這位頭號黑客身手不凡,在打入了聯邦調查局的內部後,發現了他們設下的圈套,然後在追捕令發出前就逃離了。通過手中高超的技術,米特尼克甚至在逃跑的過程中,還控制了當地的電腦系統,使得以知道關於追蹤他的一切資料。

後來,聯邦調查局請到了被稱為「美國最出色的電腦安全專家」的日裔美籍計算機專家下村勉。下村勉開始了其漫長而艱難的緝拿米特行動。他費盡周折,馬不停蹄,終於在1995年發現了米特尼克的行蹤,並通知聯邦調查局將其捉獲。1995年2月,米特尼克再次被送上法庭。在法庭上,帶著手銬的米特尼克看著第一次見面的下村勉,由衷地說:「你好呀,下村,我很欽佩你的技術。」這一次,米特尼克被處4年徒刑。在米特尼克入獄期間,全世界黑客都聯合起來,一致要求釋放米特尼克,並通過為不斷的攻擊各大政府網站的行動來表達自己的要求。這群黑客甚至還專門制了一個名為「釋放凱文」的網站。1999年米特尼克終於獲准出獄。出獄後他便不斷地在世界各地進行網絡安全方面的演講。可為是傳奇的一生

他雖然只有十幾歲,但卻網絡犯罪行為不斷,所以他被人稱為是「迷失在網絡世界的小男孩」。

米特尼克的聖誕禮物來自聯邦通信管理局(FCC)。FCC決定,恢復米特尼克的業餘無線電執照。從13歲起,無線電就是米特尼克的愛好之一。他仍然用自製電台和朋友通話。他認為,正是這一愛好引發了他對計算機黑客這個行當的興趣。不過,這份執照恢復得也並不輕鬆,他必須交付高達1.6萬美元(大約9.9萬人民幣)的罰款。「這是世界上最貴的一份業餘無線電執照,米特尼克說,『不過我仍然很高興。』」

巡遊五角大樓,登錄克里姆林宮,進出全球所有計算機系統,摧垮全球金融秩序和重建新的世界格局,誰也阻擋不了我們的進攻,我們才是世界的主宰。——凱文·米特尼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