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想手機大潰敗:曾經豪言壯志趕超iPhone,如今中國市場只有0.4%

2018年10月20日     2,888     檢舉

沒有誰甘願退出歷史舞台,尤其對曾經有過加冕榮耀的聯想手機來說,哪怕拼盡最後一絲力氣,也要掙扎一番。

最近聯想手機的掙扎再度泛起水花,繼6月5日發布Z5後,10月18日又快馬加鞭一口氣發布了主打「偶像級自拍」的S5 Pro,以及號稱「千元影霸」的K5 Pro、K5 S三款手機。

其主推的S5 Pro主打無損光學變焦、前置2000萬AI雙攝、f/1.8大光圈等自拍功能,售價同樣以「良心優品 國民手機」來定位——1298元起。

自Z5開始,聯想手機開啟了稱之為收復失地的「諾曼第計劃」。但是,與二戰聯盟軍諾曼第成功登陸不同,聯想手機的這場戰役已錯失了最佳時機,如今聯想手機的國內份額已不足1%。擺在聯想手機業務面前的不是歐洲大陸的淺灘,而是難以逾越的萬丈峭壁。

據聯想集團2017/18年年報,聯想移動業務虧損高達4.63億美元。

「仿佛內部藏著個大內奸,每每在聯想手機有起色的時候,便出手斬斷髮展的希望」,曾有媒體這樣分析聯想手機落敗的原因。

事實上,自2002年的16年以來,正是由於聯想先是左右搖擺、繼而盲目自信這一企業文化「內奸」的成功潛伏,使得聯想先後錯過了手機的前智能和移動智能兩個時代,時至今日終於被推到了懸崖邊上。

左右搖擺,錯失先發良機

2002年,蘋果手機引領的移動智能時代還遠未到來。但是,在PC市場裡浸淫已久的聯想,此時已經看到了手機作為無線信息終端的廣闊前景。

柳傳志曾說,手機是聯想進入無線領域、開展無線通訊信息終端和數據通訊終端融合的產品和服務這一戰略重點之路上不可或缺的重要一環。

聯想的二號人物楊元慶也同樣看到了數據和語音通訊日益融合發展大趨勢,並稱手機和PC同是信息終端,是聯想整體「互通互聯」戰略的重要組成部分。

但可惜的是,雖然聯想的一號和二號人物意見一致,均認為手機是聯想的戰略要地,但聯想並未就此選擇自主研發這一背水一戰的發展策略,而是開啟了「拿來主義」。

如果說在注重科技自主研發的科技界採用「拿來主義」的做法已非上策,那聯想選擇與一家手機行業里的二等兵——廈華電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廈華電子)進行合作就更是失策。

2002年2月7日,聯想宣布花費9000萬元人民幣與廈華電子打包出售的手機業務合資成立「聯想廈華移動通信公司」,後更名聯想移動通信科技有限公司。

但聯想的手機業務並未就此順利起航。

在聯想集團內部,手機業務這個「非親生的孩子」一直「不受待見」。根據一位聯想員工對媒體的回憶,當時,聯想集團每個月都要開一次例會,16名高級副總裁全部參加。例會時長兩天,討論手機業務的時間不到1小時,不僅如此,分管移動業務的劉志軍發言時,聽眾只有時任董事長的楊元慶和CEO阿梅里奧,其他人都心不在焉。

楊元慶和CEO阿梅里奧

長期處於邊緣化位置,其發展自然得不到太多的資金支持。柳傳志曾對媒體表示:「當時聯想集團的管理班子對手機方面的繼續投入也很勉強」。

2007年,聯想集團終於將虧損嚴重的聯想移動以1億美金出售給了聯想控股旗下的弘毅投資。

令人大跌眼鏡的是,僅僅兩年不到,2009年聯想集團就以2億美金的價格將聯想移動買了回來,回購的理由是移動互聯和3G風口的漸起。

自2002到2009年,聯想管理層預見到了無線移動終端的趨勢,但卻在拿來主義的機會路線下,左右搖擺,從而喪失了移動互聯風口來臨時的先發時機。

盲目自信

當2009年聯想移動終於回歸聯想集團,想要趕上已然吹起的移動互聯風口之際,在沒有太多優勢的情況下,卻又掀起了盲目自信的「大躍進」式運動。

2010年的春天,柳傳志在一場聯想發布會上說要和iPhone背水一戰,「我們要努力和它(iPhone)保持同等水準或者超過它!」被柳傳志寄予厚望的正是樂Phone。

柳傳志

但是柳傳志的豪言壯語並未化作聯想手機的研發實力。時任聯想MIDH工業設計和部件設計總監的胡建峰接受媒體採訪時透露,研發樂Phone時,聯想方面並沒有太專業的手機設計研發人員參與其中。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