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種族主義為何肆無忌憚?一位黑人終於講了實話:沒有一個非洲國家是成功的!

2017年08月23日     9,979     檢舉

2017年8月19日,美國多地發生騷亂,民眾抗議弗州暴力事件,示威者與反示威者衝突嚴重

美國維吉尼亞州夏洛茨維爾市白人至上者引發的騷亂,讓種族主義再次成為世界關注的話題。美國黑人們再次抓住各種媒體平台發泄自己的不滿,但太多關於種族歧視、仇恨的「正確」言論,淹沒了問題的實質。作為一個黑人,我要說,導致種族主義的核心原因,是黑人在世界上就是沒有尊嚴的。

種族主義不僅在美國盛行,這個世界幾乎沒有不歧視黑人的國家。歷史上,阿拉伯人奴役黑人部落,然後向黑人傳播宗教;歐洲人緊隨其後說非裔是劣等種族,在1884年瓜分了非洲大陸,幾乎擄光了非洲的人口。這就導致了迄今為止,幾乎沒有非洲國家能完整保留自己祖先的血統、語言、和認同。今天,我們還能經常聽到日本、印度準備「接管」非洲經濟的新聞。

而且,這種沒有尊嚴的生存狀態還將繼續下去。誠然,世界各國都會對語言的暴力作出限制,尤其是西方社會各種禁止「種族主義」或「仇恨言論」的規則和潛規則。但這樣的「政治正確」,其實是放棄了對非洲國家以及黑人進行任何批評的努力。所有試圖反思的黑人,都會被打上叛徒的烙印,就像美國前總統歐巴馬。因此,所有人都無視了大多數非洲和拉美國家的失敗,甚至走在崩潰之路上的痛苦事實。

那些居住在已開發國家的黑人為何不明白,真正的種族平等不可能靠無休止的抗議活動實現——這只會一次又一次提醒他們的尊嚴來自別人的施捨。馬庫斯·加維、歷史學家杜博斯、馬爾克姆·X等頭腦清醒的黑人都知道,人只有在他的祖國值得尊重時,才會受到尊重。一個住在棚屋裡的人,不能指望在宮殿里受到禮敬。他們早就呼籲,為了掙得尊嚴,首先必須建設一個達到高度發展水平的強大的非洲國家,它才能成為全球黑人堅實的後盾。

而今天,世界上沒有一個這樣的非洲國家。

奈及利亞是地球上人口最多的黑人國家,如今正處在崩潰的邊緣。這個國家從殖民者手中的規劃誕生那天開始,就註定了要失敗。虛弱的文化、橫行的腐敗、外部貪婪的干預,加速了國家機制的腐蝕。可悲的是,對於辛巴威、喀麥隆和赤道幾內亞等其他非洲國家來說,情況也是如此。這些國家的民主,本身就是專為殖民者利益打造的。

因此,在沒有任何能夠正常運轉的黑人國家的情況下,在無休止的混亂、無意義的戰爭、暴力和經濟崩潰中,非洲和拉美地區的黑人大量拋棄祖國,也就不奇怪了。在希臘街道的乞討者、荷蘭紅燈區的性工作者、歐洲的難民潮中,都能見到他們無助、凍餓和殘疾的身影,他們被當成狗一樣侮辱。從烏克蘭到印度,幾乎每一天,人們都見證著黑人毫無尊嚴、黑人無能為力。而大多數黑人唯一做的,是尖叫一聲「種族主義!」來換取別人的同情!

非洲約魯巴人有一句俗語,人人都愛像鵪鶉一樣的人。鵪鶉是一種溫順可憐的鳥,沒有捕獵的能力,很難養活自己。而美國人同情黑人、反對種族主義的言論盛行,也是同樣的道理。鵪鶉靠人的憐憫生存,永遠沒有與人競爭、提高自己地位的可能。美國對黑人的同情即使是真實的,也是由於站在優勢地位俯視,這種同情只會繼續維持黑人的弱點,阻撓真正的變化發生。

黑人必須進行自我批評,恢復泛非主義運動,來建設成功的黑人國家。很大程度上,黑人在美國的命運與他在非洲的兄弟的命運,密不可分。上世紀六十年代,美國國內的平權運動,就很大程度上要歸功於非洲獨立運動。奈及利亞前外交部長賈賈·恩瓦胡克(JajaNwachukwu)曾回憶,當非洲國家的部長們來紐約聯合國總部參加活動時,卻發現美國黑人不能像來訪非洲人那樣使用和白人一樣的浴室,美國官員如何羞愧難當。正是在那以後,美國黑人得到了更多的賦權。

2017年8月7日,排隊登記試圖進入加拿大的海地難民

而如今,如果非洲繼續走在貧困和失敗的老路上,只要人們還是對剛果、海地的動亂習以為常,那種族歧視的事實,無論美國人嘴上喊什麼,都不會改變。正如1980年代非洲政治家SadigRasheed所說:「我擔心非洲社會是否能承擔自我批評,非洲的未來很大程度上取決於這一點。」如今,我要說,黑人的尊嚴,甚至生存,也取決於這一點。(作者系黑人作家,曾憑處女作《漁夫》成為布克獎最年輕入圍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