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韓建交25周年:被中國拋棄 韓國沒有任何勝算

2017年08月24日     1,821     檢舉

中韓關係在2016年下半年以後迅速轉冷。

  從朴槿惠不顧中國一再警告,一意孤行地推進在韓國布署「薩德」系統開始,韓國進入多事之秋,此後朴槿惠因為「閨蜜干政」醜聞下台,韓國原執政黨大國家黨也隨之分裂。在動盪的政局中,共同民主黨的文在寅當選為韓國新總統。

  文在寅曾多次向中國釋放希望改善中韓關係的所謂「善意」。然而在2017年7月29日,文在寅違背了通過國會批准等法律程序來決定布署「薩德」系統的競選承諾,下令追加布署剩餘4輛「薩德」發射車。所謂「善意」也就顯得荒誕不經了。

  韓國朝野並未深刻認識到布署「薩德」系統將帶來的嚴重後果。包括文在寅總統在內的韓國政界,大概以為後果僅僅是「中國不高興」——樂天百貨受抵制、韓國游遇冷、「韓流」文化消退可能都是暫時的,等到過幾天中國心情好了,中韓關係還會再度升溫,中韓經貿往來還會蒸蒸日上。

  不得不說,這是韓國政界極度短視的戰略誤判,而他們必將為這種誤判付出極為慘重的代價。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中韓關係的質變將從經濟層面深刻影響韓國未來的發展趨勢。

  文|徐實瞭望智庫特約國際觀察員

  本文為瞭望智庫原創文章,如需轉載請在文前註明來源瞭望智庫(zhczyj)及作者信息,否則將嚴格追究法律責任。

  簡要地回顧一下中韓關係發展史,金大中、盧武鉉這兩位韓國總統思想比較進步,在其執政的1998-2008年間大大促進了中韓關係的發展。繼任的李明博總統明顯親美,但中韓經貿合作在其任期內仍有較大發展。2013年朴槿惠接替李明博擔任韓國總統,此後中韓之間的政治交往和經貿合作一度升溫。

  在經濟層面,中國希望通過《中韓自由貿易協定》加強中韓經濟合作,用拉動韓國GDP增長的「實惠」穩固兩國關係。在政治層面,兩國領導人的互動頻繁,朴槿惠甚至成為中國2015年抗戰勝利七十周年大閱兵的貴賓。

  然而,韓國布署「薩德」系統扭轉了中韓關係發展的趨勢。

  中國曾通過外交途徑多次發出警告,布署「薩德」系統將使中韓關係發展的成果前功盡棄,但朴槿惠不顧中國強烈反對、一意孤行。這意味著,韓國在重大戰略決策上完全倒向美國,根本不在乎中國的戰略利益。

  這是一次政治意義非常明顯的「站隊」,韓國既然選擇了站在美國那邊,就必須承擔這種選擇所帶來的一切後果。從今往後,中國徹底放棄「以實惠換交情」的幻想,不再將韓國視為可以爭取的戰略盟友。中國不僅難以在政治上信任韓國,而且也不會再以官方努力促進中韓經貿合作,這必然對韓國經濟發展造成深遠影響。韓國的GDP雖然在世界上排名第13左右,但韓國從自然稟賦來說只能算是小國。小國的經濟發展模式與大國不同。

  這首先表現在韓國不可能建立起門類較為齊全的工業體系。中國和美國這樣的大國憑藉豐富的自然稟賦,能夠建立門類高度健全的工業體系,歷史上蘇聯也曾做到這一點,所以才會有「中美俄大三角」這樣的說法。而韓國領土面積只有10萬平方公里,比浙江省還略小一點。小國憑藉有限的資源稟賦不可能建立門類高度健全的工業體系,而只可能在世界工業體系的分工中搶占某幾個產業的制高點。歷史上,韓國經濟得以在20世紀70年代以後發展起來,得益於造船、海運、汽車、電子、化工等幾大支柱產業的崛起。

  (圖片來源於網絡)

  其次是韓國的對外依存度必然會極高。韓國人口只有5200萬左右,其國內市場規模遠不足以消化工業產能,因此,積極發展外向型經濟是韓國的必然選擇。韓國2014年的外貿依存度高達82.6%,而同期中國的外貿依存度為40.5%。極高的外貿依存度意味著韓國經濟很容易受到外部環境的影響。中國對於韓國的重要性遠高於韓國對中國的重要性,這是經濟體量在客觀上決定的。2015年中韓貿易額為2758.2億美元,占當年中國GDP的2.49%,而占韓國當年GDP的19.9%。

  這兩點是韓國這樣的小國很難克服掉的「毛病」,韓國經濟其實很脆弱,但即便如此,韓國還是一意孤行,走向了中國的對立面。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