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座不足兩平方公里的小島 為何引起習近平的高度重視

2017年08月24日     17,118     檢舉

央視網消息:金磚國家領導人第九次會晤將於9月3日-5日在廈門舉行,廈門鼓浪嶼在上個月剛剛被正式列入《世界遺產名錄》。鼓浪嶼有什麼特色?是如何建成今天這樣的?本網《我要問小編》欄目就網友提問進行了解答。

俯瞰鼓浪嶼全景(2016年8月2日攝)。 新華社記者 姜克紅 攝

網友利海問:

最近因為金磚會議在即,一直很關注主辦地廈門的新聞。上個月廈門鼓浪嶼成功列入了《世界遺產名錄》,雖然我還沒有去過,但心嚮往之,也對申遺成功後鼓浪嶼的保護與發展有所關注。小編能不能講講這座小島的特別之處,以及成功申遺後當地對它的保護和規劃舉措?

俯瞰鼓浪嶼「地標」建築之一八卦樓附近景色(6月26日攝)。新華社記者 姜克紅 攝

小編答:

「不游鼓浪嶼,枉費廈門行。」日前,在第41屆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委員會會議上,鼓浪嶼獲得與會專家們的認可,毫無懸念地被列入《世界遺產名錄》。

這座面積不足兩平方公里的「彈丸之島」,何以能夠成功申遺?這個問題只有當回看鼓浪嶼這9年的漫漫申遺路時,其背後長達30多年的規劃發展和科學保護,我們也許就會明白了。

在中國近代史上,鼓浪嶼曾是一座令人嚮往的世外桃源。19世紀中期,廈門開放為通商口岸後,本國居民、歸國華僑、他國居民匯聚於此,島上先後建起千棟風格各異的建築,藝術、文學、教育繁盛一時。然而到了上世紀80年代,由於盲目開發,島上商業、旅遊業一哄而上,大量居民外遷,一些歷史建築被破壞或者荒廢,狀況令人十分擔憂。

鼓浪嶼該如何定位?1985年,時任廈門市委常委、副市長的習近平牽頭編制《1985年-2000年廈門經濟社會發展戰略》,其中用專章論述了鼓浪嶼的社會文化價值及其旅遊開發規劃。指出:「很有必要視鼓浪嶼為國家的一個瑰寶,並在這個高度上統一規劃其建設和保護。」

「鼓浪嶼並不是一個普通的城市社區和一般的風景區,其規劃應當置於高位層次上,作為全國宏觀社會文化結構的一個特殊類型來看待」。 在作為經濟特區發展經濟的同時,鼓浪嶼的每一步發展都建立在保護好「海上花園」風貌之上。《廈門經濟特區鼓浪嶼歷史風貌建築保護條例》《鼓浪嶼文化遺產地保護管理規劃》《廈門經濟特區鼓浪嶼文化遺產保護條例》……秉承著當年的戰略規劃,一系列法規措施應運而生、相繼出台,起到嚴格保護全島931處歷史風貌建築和183處各級文物保護單位的作用。

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廈門市按照發展戰略的指導思想,將鼓浪嶼上不具備歷史文化價值的工廠、機構搬出島外,騰出更多空間造綠化。與此同時,實施行政區劃調整,專門成立鼓浪嶼—萬石山風景名勝區管委會,更有針對性地對鼓浪嶼進行有效的直接管理和保護。

近幾年,通過對自然環境(特別是海景)的保護、風貌建築的修復、特色文化精粹的弘揚並與時俱進、公眾服務設施的建設,現在已經打造出獨具特色的城景交融、自然人文有機統一的「鼓浪嶼品牌」。

「申遺是為了更好地保護利用,要總結成功經驗,借鑑國際理念,健全長效機制,把老祖宗留下的文化遺產精心守護好,讓歷史文脈更好地傳承下去。」

這是三角梅掩映下的鼓浪嶼海邊沙灘(8月5日攝)。新華社記者 魏培全 攝

一城如花半倚石,萬點青山擁海來。如今,自然美景依舊、物質遺存與人文底蘊並存,這些共同鑄就了鼓浪嶼「歷史國際社區」的模式。事實上,作為著名的旅遊景點,曾創下當日12萬遊客登島紀錄的鼓浪嶼,似乎並不需要通過成為世界文化遺產來吸引遊客。然而,從2008年著手準備至今的9年里,「申遺」的過程成為這座島保護自己的標準,亦是一個令人找回理想中的、記憶中的鼓浪嶼的社區文化的積累。在這個過程中,為島上居民、乃至於所有登過島的國人帶來文化自覺、自信與自豪,或許才是「申遺」更重要的意義。(文/劉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