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幣女孩的現實人生:曾是村寨一枝花 她說還不是一樣要種地

2017年08月25日     1,763     檢舉

8月3日上午10點,揚州大學副教授凌裕平,在見了石奶引後感到非常驚訝。

石奶引,是第四套人民幣一元紙幣上兩位「頭像人物」原型中的一位(右側那位),外界不少人都以為她是「名人」,很有錢。但讓凌裕平想不到的是,眼前的石奶引,完全是一副普通農婦形象——身著侗族服飾,腳上穿一雙膠鞋,滿臉皺紋,和一元紙幣上那個擁有翹翹的鼻子,圓圓的大眼睛,烏黑的長髮,清純動人的「人民幣女孩」形象相比,判若兩人。尤其是她的一雙手,長滿了老繭。

石奶引手拿以自己為頭像原型的第四套人民幣中的一元紙幣 圖片來源:紅星新聞

近日,紅星新聞來到貴州省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從江縣,探訪石奶引,揭開這位「人民幣女孩」的真實人生。

現狀

平凡的生活:放牛,做飯,養雞鴨

8月17日凌晨6點,石奶引就起床了。

喂完雞鴨後,她拿著長鞭,牽著3頭黃牛就出了家門。出門的小路上,青草長勢不錯,牛沿路啃咬著,偶爾會有蚊子飛到牛背上叮咬,石奶引會走上前去,一個巴掌將蚊子拍死;如果牛兒們相隔遠了,她會舉起鞭子,把3頭牛趕到一塊。

叢林中,幾隻麻雀歡快地唱著歌,山谷中,知了聲一浪高過一浪。

石奶引在放牛 圖片來源:紅星新聞

上午11:20,石奶引趕著3頭黃牛回到家,手裡多出了兩個小瓜。這時,家裡已經來了一名文化研究人員,坐在凳子上等她回來,向她了解人民幣頭像的事。石奶引並不感到意外,也沒有流露出激動的表情。自從很多人知道她是一元人民幣上的頭像原型後,經常會有人到她家找她,她也習慣了,說:「問的都是同樣的問題。」

來的人中,有不少是媒體記者。石奶引所在的貴州從江縣慶雲鎮佰你村的村長石華科說,經常有記者到石奶引家採訪,雖然對她家沒帶來什麼幫助,但每次她都是殺雞宰鴨,熱情招待。

石奶引轉身進入廚房,拿出一個大西瓜用刀切成小瓣,放在盆里。「來來來,這是剛從地里摘來的,大家快來嘗嘗鮮。」石奶引的兒媳石碑坤熱情地招待著大家,然後用石奶引放牛時從地里摘回來的小瓜,做了一個菜。大家便在一起吃了午飯。

這天下午,天空下起了小雨。無所事事的石奶引卻坐不住,她時不時要到院壩上去料理他的雞鴨。兩個孫子則坐在電視機前看動畫片。

傍晚,雨停了。石奶引讓兒子在院壩上抓來一隻鴨子,宰殺後放在鍋里清燉。晚上8點,燉鴨子的香味在堂屋裡瀰漫開來。晚餐桌上,除了清燉鴨子,她的兒媳還準備了兩樣菜——韭菜炒雞蛋,韭菜湯。

聽說家裡來了客人,石奶引的老伴石學文的幾個兄弟也趕來「湊熱鬧」,大家用大碗喝著自家釀造的糯米酒,大口啃著鴨肉,場面溫馨。

石奶引和家人、客人聚在一起晚餐 圖片來源:紅星新聞

吃完晚飯,男人們拿起自製的琵琶彈奏起來,唱起了心愛的侗歌。現場有人提議讓石奶引唱一首情歌,只見她有些不好意思地搖搖頭,嘴裡不停說著侗語,兒媳趕緊向客人解釋「婆婆說她老了,唱不了了。」

晚上9點,人們相繼散去,石奶引一家也熄燈睡覺。被雨水洗刷過的天空,清新淡雅,繁星點點。白天熱鬧的村莊,此時靜得只能聽到田間裡的蛙鳴聲,此起彼伏,猶如天籟。

石奶引一天的生活,就在這平淡無奇中度過。

往事

16歲趕集被人畫像,49歲才知人民幣上頭像是自己

很長一段時間裡,石奶引並不知道一元人民幣上的頭像原型是自己。當她知道的時候,已經是2010年,那一年,她已經49歲。

第四套人民幣中的一元紙幣,右側的女孩頭像就是以石奶引為原型 圖據網絡

她的兒子石連鋒從小就喜歡收集古錢幣,在他的錢包里,現在仍然還存有一角、兩角、五角、一元等紙幣,但他之前也沒發現,自己收集的這些紙幣中,有母親的頭像。不過,就算現在知道一元人民幣上的頭像是母親,這個從十幾歲就出門打工的男子也沒感到有多大驚喜,「我當時也不知道一元人民幣上有母親的頭像,現在知道了,意義就不一樣了。」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