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0億資產大騰挪:李嘉誠之後,又一個香港大佬開始世紀重組

2017年08月25日     7,253     檢舉

在李嘉誠旗下長和系完成「世紀重組」兩年多之後,香港另一個地產巨擘——九龍倉集團及其母公司會德豐也將進行規模宏大的重組。

儘管香港在多年前就被戲稱為「李家的城」,以凸顯李氏家族對香港經濟的影響。但如果僅就在香港的房地產業務而言,無論是資產規模還是租金收入水平,九倉系都遠超李嘉誠的長實地產,是貨真價實的香港大地主。

當前會德豐與九龍倉集團的總資產規模超過5000億港元,一舉一動都攪動資本市場的神經。在8月9日重組消息發布後,九龍倉集團股價當日飆漲接近14%,會德豐亦大漲10.85%,均刷新歷史新高。

但隨後,兩家公司股價持續回落,尤其是作為母公司的會德豐,當前股價仍然低於重組信息發布之前。

回望兩年多前李嘉誠長和系的世紀重組,期間同樣經歷的股價的大起大落。被炒出歷史新高後,股價大幅腰斬;伴隨著整合之後的價值逐步釋放,股價又從底部拾級而上,收復失地。

踩准節奏的投資者,在李超人的世紀重組中獲利頗豐。

九龍倉集團的世紀重組是否會重演長和系的故事?

香港最大「包租公」:九龍倉分拆六大頂級物業

九龍倉集團此前發布中期業績公告時披露,九龍倉置業地產投資有限公司(簡稱「九龍倉置業」)分拆獨立上市的建議已經獲得聯交所批准,此前市場猜測的九龍倉分拆事宜基本落定。

若分拆上市能夠順利完成,九龍倉集團旗下的香港投資物業將被注入九龍倉置業中,其中主要包括海港城、時代廣場、好萊塢廣場、卡佛大廈、會德豐大廈及The Murray這六項優質投資物業組成的組合。

據公告顯示,該組合樓面面積共約1100萬平方尺(約122萬平方米),總價值超過2300億港元,每年帶來的營業額超過130億港元。以租金水平計算,分拆之後的九龍倉置業,將仍然穩坐香港最大「包租公」的寶座。

對於年簽約銷售額已經集體突破3000億元大關的內地房企巨頭們來說,130億港元不是一個大數字。但這些收入主要是租金收入,旱澇保收,含金量絕非住宅銷售金額所能比擬。

尤其是其中兩個超級現金奶牛——海港城和時代廣場,堪稱是整個九倉系的壓艙石,九倉系最近幾十年穩坐房企第一陣營,根基正在於此。

說到海港城,就不得不說大名鼎鼎的船王包玉剛。現在會德豐董事會主席吳宗權是包玉剛的外孫,於2014年從其父吳光正手中接過主席一位,當時年僅35歲,是香港幾大房地產商中最年輕的掌門人。

正是40年前船王「棄船登陸」,通過與英資財團「怡和洋行」以及彼時的地產新貴李嘉誠的資本大戰,縱橫捭闔之後將九龍倉收入囊中,才奠定了今日九龍倉集團的超級霸主地位。

一戰定江山:40年前船王與超人的轉型升級之戰

20世紀70年代,明面上仍是日漸式微的英資掌控香港經濟的局面。彼時,會德豐、怡和、和黃與太古並稱英資四大行,從事的行業包括航運、銀行、貿易、房地產等。

但是,平靜的水面下卻是暗潮湧動——華商正在崛起:彼時包玉剛已經成為全球最大的船王之一;李嘉誠的長江實業也已經上市,成為地產界舉足輕重的新貴。

上世紀60年代和70年代的前幾年,是香港航運業的黃金時期。1967年中東戰爭爆發,埃及封鎖蘇伊士運河,此舉令歐亞航線被迫伸長,對油輪的需求大增。彼時主營船務的會德豐聯手船王包玉剛賺得是盆滿缽滿。

但是,戰爭總有結束的一天。到了1974年,蘇伊士運河重開,石油危機爆發,香港航運開始下滑。

而船王早已嗅到航運危機的到來。在70年代後期航運業衰落苗頭初露之時,包玉剛就開始為自己移師陸地做準備了,開始逐步從航運業上套現並尋求轉型。

那個年代,房地產行業無疑是最適合的目標戰場,而九龍倉則是最大的獵物。

九龍倉由英商保羅·渣打於1886年創立於香港,原先是香港九龍尖沙咀最大的貨運港。當時的大股東還有怡和等大洋行。

隨著九龍倉的不斷發展,香港當時有個說法:誰擁有九龍倉,誰就掌握了香港大部分的貨物裝卸、儲運及過海輪渡。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