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迎來「狗狗外交」?認真你就輸了

2017年08月25日     473     檢舉

台灣迎來「狗台獨」?《服了:台灣當局連「狗台獨」的機會都不放過》,這是大陸半官方性質的媒體近日一則關於台灣文章的標題。事情起源如下。 根據台灣深綠媒體《自由時報》的報道,台灣畜犬協會將於9月3日率團前往德國出席2017年世界畜犬聯盟警犬訓練冠軍賽。台立法院副院長蔡其昌在接見選手與出賽賽犬一行人時稱,台灣畜犬協會過去曾被「打壓」為中國大陸的一個省,但代表隊不怕困難、向主辦單位發出抗議,也成功爭取國際承認「台灣犬」為亞洲新犬種,證明「狗狗外交」也能成為台灣正式代表,對提升台灣國際能見度有很大幫助。 這則「狗狗外交」的新聞被媒體曝出後,大陸有聲音指出,一個狗比賽都搞這麼大陣仗,連立法院副院長這個級別的高官都出動了,台灣真是可憐。人「台獨」已經走投無路,只能捧「狗台獨」充數,蔡英文因此「興高采烈」,台灣老百姓有苦說不出。 實際情形果真是這樣嗎?還是大陸對此做出的過度解讀? 台灣本次參加的世界畜犬聯盟(FCI)訓練賽,對「台灣土狗」的正名是一個極佳的機會。世界畜犬聯盟是一個世界性犬機構,目前擁有86個會員,台灣於1991年以「中華民國畜犬協會」名義加入,目前為正式會員。此次參賽的賽犬Amon、Arod先後經過兩年訓練,將於9月初赴德國出賽,主要為提升台灣畜犬的血統與訓練水平。 這次參加比賽的台灣犬,其實是指日據時期被命名為高砂犬的台灣原生犬。 過去台灣稱之為台灣土狗,然而純種的台灣犬因為與一般犬只混種,反而稀有了,所以才有了正名的需求,為的是讓它成為一個品系培養。被列名為一個品系,自然有助於有志培養的人有標準可循,這與日本將秋田、高知、柴犬等列為品系道理是一樣的,純血的台灣犬因為很忠心又善戰,在台灣現在身價很高。所以說,其實在育種上的需求是大於政治上的解讀。 台灣很多政治人物都愛養台灣純種土狗,也有不少愛狗人士積極幫它們正名成「台灣土狗」。台灣媒體前幾年曾有一則關於「台灣土狗」的報道,投入復育土狗工作30多年台灣犬保育中心負責人當時表示將來要繼續讓純種狗配對,因為不能讓稀有的台灣土狗有絕種的一天。 如今,「台灣犬」好不容易成為新犬種了,帶出去見見世面也在情理之中,而且是有世界正名的正確名稱台灣犬,能夠去掉土味,自然要好好宣傳一下。 如果以台灣為一地為狗狗命名,與秋田、高知、土佐為名的犬種品系有何不同?日本也沒有一個叫日本犬的,以地名為犬名的除了東方以外,在西方也不多見。當然,這與《自由時報》的立場有很大的關係,看到「台灣犬」中含有「台灣」兩字,就有了自嗨的味道。多維就該新聞詢問台灣本地人的看法,他們表示台灣本地人看這些事並不重要,也不會放在心上。 不可否認,當蔡其昌說出「狗狗外交」也能成為台灣正式代表,對提升台灣國際能見度有很大幫助時,的確有藉助狗狗擴大外交空間的希望。但如果說「狗台獨」,似乎過度解讀了,當然,這裡面也有大陸網友揶揄的味道。 

台灣世大運開幕式被擾亂透露出台灣政府的無力(多維記者:杜晉軒/攝) 然而,揶揄的背後,卻是台灣現狀的悲涼。就如台灣近日世大運開幕式被擾亂,台北市長柯文哲在媒體上說「王八蛋」;而一場因人為疏忽的大跳電,台灣總統蔡英文則表示道歉賠償。這些表面上傷的是形象,實際上,卻是體現了台灣政府一點籌備的辦法也沒有。發生這樣的事情,是台灣多數人想看到的嗎?答案是否定的,背後呈現的其實是台灣政府的無力。 回到這則「狗狗外交」的新聞,台灣在「金援外交」搞不起之後,是否像大陸網友調侃地已找到另一種「外交」方式——放狗?從尊重的角度和兩岸交流的大方向來看,這樣的言辭顯然過於偏激了。另外,這是《自由時報》報道的角度,用以自嗨和引起其讀者群的歡欣鼓舞,不必太認真,也不用過度解讀,認真你就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