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走中朝之間的神秘中國商人被特朗普盯上

2017年08月26日     1,772     檢舉

遲玉鵬是誰? 在谷歌上檢索這一名字,出現的諸多檢索結果中,有一項將其稱為丹東市企業帶頭人,網頁中顯示的企業經營範圍里,對朝鮮的出口貿易則赫然在列。 特朗普政府近日將施壓目標轉向了與朝鮮開展業務的國家,在美國財政部8月22日公布的最新制裁中,遲玉鵬成為遭到制裁的6名相關人員之一,他同時也是此次被制裁的唯一一名中國人。 

美國政府進一步加強了對朝制裁力度(圖源:VCG) 美國財政部表示,將凍結受到制裁的公司和個人在美國的資產,禁止美國個人與這幾個被指定的公司和個人進行交易。 中國駐美大使館發言人對美國的這一行為提出抗議,「反對任何其他國家根據其國內法對中方實體或者個人實行『長臂管轄』」成為中方抗議的主要理由。 但事實上,制裁成效如何是需要看中國的配合程度的,從目前來看,中國政府並不打算對遲玉鵬及所代表的企業啟動正式調查。 

制裁成效如何尚待觀察(圖源:新華社) 但這並不意味著遲玉鵬及其背後的貿易公司沒有任何利益受損的壓力,其控制的丹東至誠金屬材料有限公司被指在6月21日經由一家美國代理銀行,通過一家境外銀行帳戶電匯了400萬美元,美國檢察官辦公室的控制書主張將這筆款項沒收。 美國政府根據2017年5月獲得的一項許可令在這筆款項轉帳時予以了扣留,這份許可令允許美國政府秘密監控並凍結此類資金。這就是說,因為這項制裁,遲玉鵬至少已付出了400萬美元的代價。 據美國檢方稱,很大一部分資金來自煤炭開採,以及向幌子公司出售煤炭,後者通過購買輸往朝鮮的其他商品來支付煤炭價款。 而華盛頓研究跨境威脅的機構表示,丹東至誠是將朝鮮商品輸入中國的最大進口商,同時也是將朝鮮煤炭進口到中國的最大企業之一,朝鮮不僅將這家公司作為現金來源,還以其為中間人購買糖、橡膠、石油產品和大豆油等朝鮮需要的商品。 據了解朝鮮金融運作的脫北者表示,朝鮮政府將煤炭出口作為獲得外匯的主要手段,而朝鮮軍方控制著煤炭生產和出口量。據悉,朝鮮將煤炭出口所換外匯收入的逾95%都用於加強軍隊以及核飛彈和武器項目。 2017年年初,聯合國通過制裁決議,禁止自朝鮮進口煤炭產品,中國政府亦於2月18日宣布執行聯合國決議,暫停進口朝鮮原產煤炭,有效期至年底。不過在禁令頒布不久後,卻仍有媒體報道稱,十艘載有煤炭的朝鮮船隻仍獲准在中國港口靠岸,引起觀察家擔心中國並沒有切實履行禁煤令。 隨著朝鮮7月份接連兩次進行飛彈試射活動,國際社會對於朝鮮可能具備的核打擊能力越加緊張起來,特朗普政府尋求通過聯合國安理會採取聯合行動,並敦促中國政府運用自身力量來阻止現金流向朝鮮政府。 

美國曾表示不尋求朝鮮政權更迭(圖源:新華社) 於是乎,在2017年8月5日,聯合國安理會通過了對朝制裁史上最為嚴厲的第2371號決議,對於此前已實施限制的朝鮮煤炭、鋼鐵和鐵礦石出口,加強為「全面禁止」,此外,還將鉛和海產品也加入禁止出口品類。 外界估計,此項禁令將會讓朝鮮出口收入減少10億美元以上,中國亦於8月15日起開始全面執行這一決議。 此次美國財政部認定新的制裁名單,可以看作是對聯合國安理會有關決議的補充,而對中國公司進行制裁,意味著美國試圖以此彌補通過單邊制裁解決朝鮮問題的毫無進展,這是否是在要挾中國尚不可知,但毫無疑問,這是對中國的某種施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