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為何稱「慰安婦」自願?去中國化作祟

2017年08月26日     2,393     檢舉

導語 近段時間,東亞三國中日韓頻繁出現影視作品反思二戰時期日軍「慰安婦」問題——中國的《二十二》、日本NHK紀錄片,以及去年的韓國電影《鬼鄉》。 儘管人們已經習慣所謂「慰安婦」的說法,但是需要提醒的是,日本使用「慰安婦」這個名詞,實際上是想試圖證明「那些被日軍所蹂躪的女子是出於一種自我意願」。 但是歷史的真相確是,所謂「慰安婦」,實際就是日本軍國主義國家以國家名義,以軍隊為主體實施的性奴隸制度,而且,慰安婦制度絕不是軍妓制度。也許已經到了一個時刻,去重新更新我們的認識,讓二戰時的施害者清楚,所謂「慰安婦」的說法,不是掩蓋他們罪行的遮羞布。 今日話題 近日,一部名為《二十二》的紀錄片正在熱映,影片內容記錄了中國「慰安婦」目前倖存者的生活狀態,引起社會極大反響。在台灣,就曾有台灣學生稱「慰安婦是性工作者」。甚至,台灣行政院長林全還曾說,「沒有全部的慰安婦都是被強迫的」。什麼時候開始,「慰安婦有些是自願的」這種議題,成為台灣社會爭議的焦點?而不是以一種理直氣壯心態直接告訴日本,曾經做錯了,就該道歉? 《二十二》紀錄片上映後,引發強烈反響。就有輿論說明,慰安婦就是供日本軍人發泄性慾的性奴隸,應該正名為性奴隸。 對此,應給予日本最大的譴責。 1 「慰安婦」兩岸詮釋大不同 事實上,當時的台灣還是日據時代,有些人一輩子沒去過大陸也不知道什麼是歷史變遷,再後來國民黨在台灣就喊著反攻大陸、收復國土。這也就造成兩岸在對待日本,詮釋「慰安婦」的議題上有些許的不同了。 

紀錄片《二十二》讓「慰安婦」再登話題榜(圖源:VCG) 兩岸之間,從小就接受不同的教育,有不同的歷史,雖然兩岸人民都是華人,但因為過去有部分歷史的不同,造成彼此無法理解,「為何你們仇日」「為什麼台灣要紀念抗日?那時我們都是日本人」等等的言論,也就成為彼此爭議的內容。 對於「慰安婦」的人數,就有學者估計,當時大約有40萬女性被日軍擄掠充當性奴,其中以中國大陸的慰安婦人數最多,其次是朝鮮、日本,然後是東南亞,包括馬來西亞、印尼、菲律賓、台灣、香港等地約有數千人,甚至還有部分白人女性。 然而,而到底有多少「慰安婦」在台灣呢?一種說法是1,200人,也有一種說法是2,000多人。人數雖不少,台灣的慰安婦問題,在二戰後的很長時間內,其實一直被有意無意地掩藏於歷史長河中。 2 對於日本 台灣很傻很天真? 2015年在台灣上映的《蘆葦之歌》,記錄著6位台籍「慰安婦」晚年生活的影像,不僅讓觀眾看到慰安婦的不幸遭遇,也表達出遲遲等不到日本道歉的憤慨。就有台灣立委在看了紀錄片《蘆葦之歌》之後說,「雖然等不到日本政府的道歉賠償」,但阿嬤們「精彩地走完人生之路」。 

8月14日為世界「慰安婦」紀念日,世界各地展開各種各樣的紀念活動,譴責日本歪曲歷史(圖源:VCG) 同年,台灣亦爆發「反課綱」爭議,爭議的內容正是慰安婦問題。當時,微調後的課綱認為,強調慰安婦是「被強迫」;對此,就有台灣立委稱「教育部有什麼證據證明慰安婦百分之百都是被迫的?」「慰安婦就是慰安婦,不需要加上『被迫』」;之後,「反課綱」學生還說,「得罪了日本怎麼辦?」 而且,在2016年時,台灣行政院長林全甚至表示,慰安婦那麼多,是自願、強迫都有可能。一時之間,「慰安婦有些是自願」頓時成為風口浪尖上的焦點,林全因此遭到社會輿論的撻伐。 事實上,台灣社會在受到「去中國化」的影響,對很多歷史事件已然發生了極大的認知偏差。

而且在台灣,常常有輿論討論「誰是親日派」、「誰是親中派」、「誰是中國人誰是台灣人」等,這樣的聲浪越大,其實也給台灣帶來更多惡性鬥爭的機會。 甚至後來政客們為了謀取政治選票,開始操弄所謂的身分認同。據了解,中國台灣網就列舉了台灣政府去中國化的13項事例,更是嚴重的影響台灣民眾對於身份上的認同。 雖然在民主的台灣,還是有部分言論難以控制,但是台灣婦女救援基金會與相關組織團體亦是針對「慰安婦」主辦其他的紀念活動,提醒民眾歷史不該被忘記,更不要重犯錯誤。透過走進「慰安婦」倖存者的生命故事,認識戰爭帶來的殘酷和軍事性暴力的罪行。 於此同時,我們都應該要知道,不管政客如何操弄,如何過度進行刪改課剛、去中國化等行為,在慰安婦議題上,歷史應該永遠在那,而台灣社會也不應該更不會對慰安婦的問題有所妥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