擺脫馬六甲困局?外媒傳泰國欲求助中國修建克拉運河

2017年08月26日     5,876     檢舉

澳大利亞洛伊解讀者網站8月14日報道稱,最近有報道稱泰國計劃藉助中國投資,在太平洋和印度洋之間修建一條新的運河。假設(這是一個重大的假設)項目順利進展,它必將製造一些重大的贏家和輸家。

這個項目是在泰國灣和安達曼海之間開挖一條穿越泰國地峽、長達135公里的運河,從而縮短印度洋與太平洋之間大約1200公里(或是2至3天)的行程,耗資280億美元。它相當於亞洲的蘇伊士運河或巴拿馬運河,但是修建難度會更大。

項目建議已提出很久。19世紀,英國人和法國人就考慮過。他們認為修建起來非常困難,但是英國人仍然獲得了泰國國王的承諾:絕不允許其他任何人修建。20世紀30年代,曾有擔心認為日本人計劃修建此運河,以便日本艦隊繞過英國在新加坡的基地。1940年英國拍攝了著名的新聞短片,詳解了有關問題的方方面面。

本世紀初以來,一直在考慮修建運河的新計劃,但是無人能夠解決項目的資金支持。也許,這一次有了中國的資金支持,項目將得以實施。

一些安全問題分析家擔心運河建成後,中國的油輪就可以避開狹窄擁擠且易受攻擊的馬六甲海峽,甚至為中國海軍提供一條進入印度洋的新航道,從而解決中國眾所周知的「馬六甲困局」。中國海軍將來在印度洋無疑會更加活躍,8月初中國啟用它在吉布地的第一個海外海軍基地也有力地證明了這一點。

但是,克拉運河可能產生的影響與其說事關戰艦,不如說事關海運貨櫃。

修建運河如同修建一條新的高速公路穿過一座城鎮——導致當地服務站和小餐廳荒廢停業,同時為其他地方創造興建新的服務中心的機會。克拉運河開鑿之後,船隻可以繞開新加坡,在印度洋和太平洋之間穿行,有可能損害新加坡對航運業的控制,並有助於為中國及其朋友打開這個領域的大門。

自新加坡成為印度洋-太平洋地區鴉片貿易的中間站以來,它依靠地理位置繁榮發展,一躍而成為全球最大的航運中轉樞紐以及海運及其所有相關服務的供應商,從銀行到律師事務所,無所不包。現在,它的地位受到了中國出資興建橫跨南亞的港口項目的威脅。

這條運河的最大贏家可能是斯里蘭卡——橫跨印度洋北部繁忙的海上航道,因而是新的海運樞紐的不二選擇。過去幾年來,中國對這個島的大部分投資均以建設航運基礎設施為目的,包括在漢班托塔修建一個新的港口——最近中國掌控了這個港口。

科倫坡已經是印度最大的航運中轉樞紐,而印度經過新加坡的海運總量正在下降。如果中國籍船只能夠從克拉運河抄近路,那麼斯里蘭卡的競爭優勢只會提高不會下降。針對克拉運河,印度也提出了有待開發的港口項目規劃,但是人們嚴重懷疑它沒有能力整合各種所需資源。

斯里蘭卡一直渴望成為新加坡那樣的亞洲貿易中心,歷屆政府均認為新加坡發展模式具有特殊意義。斯里蘭卡現在希望藉助中國突破30年內戰遺留下來的諸多問題。它也有可能拉入其他大投資者進行競爭,比如日本。

斯里蘭卡在海運中轉市場方面業績喜人。大多數印度港口狀態糟糕,沒有能力處理大容量貨櫃貨船,這也幫了斯里蘭卡的忙。但是,遠比競爭強而利潤低的船運中轉貿易更有利可圖的業務是「開箱」業務和提升價值鏈,就像新加坡那樣。科倫坡有可能成為物流、維護保管、工程和金融及法律服務的地區中心,而且就在印度沿海的邊上。這正是科倫坡港口城市項目的意義所在。

始終對自身弱勢保持清醒頭腦的新加坡已經在關注斯里蘭卡可能成為競爭對手的問題了,儘管它明白斯里蘭卡必須解決很多系統問題才能在提供先進的高價值服務領域具備競爭力。

眼下,克拉運河也許只是一個夢想。曾經,在美國(當時一個崛起的地區大國)認為有必要修建巴拿馬運河以便進入第二個海洋之前,他們也是這樣說的。(編譯/鄭國儀)

資料圖:中國核潛艇掛國旗高調通過馬六甲海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