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中國打貿易戰 特朗普真的不怕麼

2017年08月27日     2,296     檢舉

2016年11月,特朗普正式贏得美國總統選戰,將在2017年1月宣誓入駐白宮。在特朗普參選時,他曾經說過如果自己成功當選美國總統,那麼在總統上任第一天,他就會宣布中國為匯率操縱國,並對中國進口商品徵收45%的懲罰性關稅。

很多人表示,這只是特朗普為了贏得總統選戰做的姿態而已,不必當真。今天這篇文章就來說說這個問題:特朗普的貿易戰威脅是否只是紙上談兵?美國怕不怕和中國打貿易戰?

特朗普雖然是個大話王,在很多事情上口無遮攔,出爾反爾。但是他對於「反貿易」的態度似乎始終沒有變過。舉個例子來說,早在1988年時,特朗普在上奧普拉脫口秀電視節目時就說:

他們(指日本公司)來我們國家,售賣他們的汽車和錄像機。他們把我們本土公司可害慘了。

可見無論是80年代的日本人也好,還是21世紀的中國人,只要對美國有明顯的貿易盈餘,特朗普(至少表面上)都是持反對態度的。

當然,特朗普在當時的表態並沒有引起多少人的關注,但現在他馬上要成為美國總統了,因此他說的話一下子有了重得多的分量。那麼,特朗普的貿易戰威脅是否值得我們警惕呢?

首先,從特朗普的支持者陣營來看,在對待貿易這個問題上,特朗普為了迎合他的川粉可能不得不做出一些強硬的表示。

比如上圖顯示的是美國紐約時報在大選前對於民主黨和共和黨擁躉做的問卷調查結果。該問卷涉及的問題包括這些選民對於自由貿易的態度。我們可以看到絕大多數共和黨支持者都認為自由貿易會「搶走他們的飯碗」,同時只有少數共和黨支持者認同自由貿易能夠「創造更多就業」。

因此為了「回饋」將自己送上總統寶座的這些共和黨選民,特朗普很有可能會拿自由貿易開刀。開刀的對象可能包括TPP以及中國和墨西哥的進口關稅。

其次,即使特朗普真的開打貿易戰,其對於美國的影響未必有很多人想像的那麼嚴重。

從上圖中我們可以看到,美國總出口占到其GDP的比重為12%左右,其中對於中國的出口占到美國GDP的0.9%,對於墨西哥的出口占到GDP的1.4%,其比例都不算太高。相對來說,中國的出口額占到GDP的21%左右(2015年),因此對於出口的依賴要比美國高很多。

同時,在美國向中國的出口額中,有很大的比重屬於轉口貿易,即中國從美國進口了材料之後,在中國加工組裝再出口去美國或者其他國家。

比如上圖所示,中國大約有80%的進口額屬於半成品進口(上圖綠色),需要在國內繼續加工和組裝。如果中國要對美國實行貿易報復的話,不太可能會在這些半成品上增加進口關稅,因為這樣做的話等於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給國內的這些加工企業增加壓力。因此從這個方面來講,中國通過貿易報復來傷害美國的範圍比較有限。

總體上來說,由於中國對於美國是貿易順差,因此如果兩國開始貿易戰的話,受影響更多的肯定是順差國,也就是中國。

當然,如果中國真的要報復美國的懲罰性關稅,那麼報復的範圍可以不僅限於關稅大戰。根據美國諮詢公司Rhodium Group的計算,從1990年以來,美國在中國的直接投資(FDI)高達3千8百億美元。對於很多美國公司來說,中國市場的收入已經接近甚至超過他們在美國市場的收入了。

舉個例子來說,美國零售業巨頭沃爾瑪在中國有432家超市,而美國的咖啡連鎖集團星巴克在中國有2500家門店。美國的通用汽車在2015年的全球凈利潤為97億美元,其中中國市場的收入占到了1/5。如果中美開始貿易戰,那麼這些在華投資的美國跨國公司可能會成為第一個刀下鬼。

有些朋友可能會說,美國如果增加對中國進口商品的關稅,那麼美國的消費者也吃虧了,他們不得不對於那些中國製造的商品支付更高的價格。

這種說法雖然有點道理,但也可能高估了關稅對於進口商品價格的影響。有研究顯示,美國關稅對於外國進口商品在美國的價格的影響係數為0.5左右。也就是說,如果美國政府提高20%的關稅,那麼到最後該進口商品在美國的價格會上升10%左右,而另外10%則會被出口商和中間商痛苦地消化掉(即他們的利潤空間會被壓縮10%)。

照上面的邏輯,特朗普是不是就可以肆無忌憚地和中國以及墨西哥展開貿易戰呢?這倒也不是。其中主要的原因在於政治層面,而非經濟層面。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