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狀」告不停,香港反對派認誰乾爹?

2017年08月27日     2,209     檢舉

 

今年8月17日,香港高等法院對2014年非法「占中」分子黃之鋒、羅冠聰和周永康等進行了改判,由「進行社會服務或緩刑,無需入獄」改判為「即時監禁6到8個月不等」。這本是彰顯法治公義的事兒,但讓人不解的是,首先跳出來表示反對的卻是些一貫標榜民主、法治的西方政客和西方媒體。

判決出來以後,有美國政客第一時間出來發起「聯署聲明」攻擊香港法院,還有的聳人聽聞地稱審判為「政治迫害」;有西方媒體「巧妙」引述「匿名消息」,意圖指控特區政府律政司是 「政治審判」;更有美國某參議員毫不遮掩表示,將促請美參議院通過所謂「香港人權及民主法」云云。

 

說起來,「洋大人」們如此「義憤填膺」,裡面少不了香港反對派喜歡「告洋狀」的功勞。

迴響

且看反對派們是如何「告洋狀」的。

在法院判決前的5月3日,在美國會與行政部門「中國委員會」舉行的題為「主權回歸20周年,香港模式能否持續」的聽證會上,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等一併出席「作證」,原港英政府末代總督彭定康以視頻方式參會。李、黃等對香港回歸20年來落實「一國兩制」的情況提出指責。

 

2007年香港市民怒罵李柱銘為漢奸

5月1日,黃之鋒在美國傳統基金會發表演說稱,希望美國國會能恢復「香港事務議員團」,同時希望台灣「立法院」能成立一個「香港事務議員團」,關心香港民主進程。他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聲稱,「一國兩制」已經變成「一國1.5制」。

念念不忘,就有迴響。洋狀子遞上去,「洋大人」就幫忙。一向在干預中國內政和特區事務上聲譽欠佳的「中國委員會」中的右翼勢力,在黃之鋒等人還未宣判就已經發出聲明,說什麼「雨傘運動領袖被政治檢控」,還說,「當中國政府不再遵守《中英聯合聲明》的承諾時,美方須重新評估政策上賦予香港的特別地位」云云。

反對派借「洋大人」之力而施壓中國,一方面有現實考量,製造出有「國際影響」的事件,比如非法「占中」,容易引起國外政府的關注及不明真相民眾「同情」,藉以實現自己的政治目的;另一方面,同樣有著比較深層的心理因素,那就是一些人的殖民地心態。

進退

香港20年前就擺脫了殖民地的地位,但某些人的殖民地心態似乎還有不少殘餘。他們被原來的宗主國拋棄了,卻遲遲不能融入到新的體制,無法適應新的社會變局。總是覺得大不列顛的那一套民主、自由政治架構最好。

香港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早在1985年,就成為59名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員會中的一員。就是這麼一個被英國記者評價為「苦行僧」,有「殉道者的勇氣」的人,卻是「告洋狀」的專業戶,足跡遍及英國、美國、加拿大等國政壇,孜孜不倦地說香港的壞話,唱衰中英聯合聲明,唱衰「一國兩制」構想。

2014年7月,他和原香港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在赴英告狀期間受到冷遇,無法見到英國首相卡梅倫。失望之餘,轉而指責英國政府在「北京威脅限制香港的自由」之際背棄這個前英國殖民地,與他倆「偶遇」美國副總統拜登形成鮮明對比。因為拜登沒讓他們白等,當面表達了對香港民主的支持。

沒辦法,香港社會一些政治力量對倫敦的政治影響力念念不忘,可如今英國政府在內政和外交上應接不暇,對於蓬勃發展中的中國,日益採取務實的立場。當前,反而是美國對香港的「興趣」和「關注度」更高。類似的「英退美進」,不能不讓人心生警惕。

在過去幾年中,香港特區所經歷的違法「占中」、「雨傘革命」等政治過程中,都有美國一些政治力量頻繁活動積極介入的影子。

獎賞

當然,「告洋狀」除了「情懷」,更有名有利有政治資本等現實利益在等著。年輕的黃之鋒們學習成績一般,但數學應該很好。他們早就算明白了,只要肯打肯鬧肯對抗,就會獲得美國國會聽證會演講、美國名牌大學預留學位和「獎學金」以至《時代》雜誌年度「風雲人物」的各式獎賞。

在登上《時代》封面後,紐約時報中文網的報道對黃之鋒不吝溢美之詞,「香港——抗議者的人海吞沒了香港市中心,人群中站著一名戴著厚重的方框眼鏡、留著西瓜頭的少年。他低沉的聲音被歡呼聲所淹沒,但人群不以為意:他們認識他,知道他想說什麼。他就是17歲的學生活動人士黃之鋒。在這場動搖了中國政府對香港的控制的民主運動中,他一直處在中心。」《紐約太陽報》在2014年10月的文章,更是叫囂黃之鋒應該獲得諾貝爾和平獎,並強調「這是他應得的」。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