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中國自嗨之後:特朗普的政治處境急劇惡化

2019年05月17日     7,195     檢舉

摘要:5月14日,共和黨大佬說,」這玩意兒(貿易衝突)很可能就是一顆隨時爆炸的政治手榴彈「。

上周四,特朗普拒絕中國的提議,並發表了「相比於協議,關稅是更好計劃」的宣言,升級了中美之間的衝突。然而,一周不到,冷酷的政治規律就無情地發揮作用,特朗普的政治處境已經開始急劇惡化了——記住,這樣的描述並不誇張。

很多中國人並不知道,2019年5月9日,中美交涉同一天,特朗普最重要的政治盟友、位高權重的美國副總統彭斯並沒有留在華盛頓,而是來到了地處美國中北部的明尼蘇達州,這是一個2016年特朗普以極低票數輸給(3萬多張選票)希拉蕊的關鍵搖擺州(10張選舉人票)。彭斯此行的重點,並不是考察當地的經濟,而是撫慰當地的農民,確保貿易衝突不影響並不遙遠的大選,在針對當地農民的演講中,美國副總統情真意切地表示,「特朗普總統無比關心農民的處境,中美雙方正在以小時計算加緊談判(hour and hour),爭取在5月10日前達成協議」。

彭斯的這趟行程,讓我意識到,特朗普並非不清楚自己的政治根基和連任之機將在5月9日被提升的貿易衝突中面臨著巨大的風險。但他恐怕沒有想到的就是,這種風險會發酵得如此之快。

讓我們好好想像一下:

一個在沙漠中飽受饑渴折磨的旅人,之所以還能夠維持對「生」的信仰,並不斷前行,就在於他的眼睛看到了一片青蔥的綠洲,然而,當他行走很遠,且難以為繼時,卻發現那片眼中的綠洲不過是一幕海市蜃景——這個時候的他,無論信念多麼堅強,恐怕都會陷入絕望。

特朗普的核心支持者美國農民(如果不包括關鍵搖擺州密西根和俄亥俄的汽車產業)當前的心態,就是如此。

自去年11月以來,特朗普多次向他的農民支持者許諾「談判將成,市場無限」的海市蜃樓,但現在,當一份協議臨近、痛苦將解之時,美國總統卻親手毀滅了這種願景,並使農民們的痛苦更加難熬——托克維爾曾有一句形容法國大革命時期叛民心態的名言「悲憤在接近得到補償時最為蝕骨」,一個幾乎快要成真之希望破滅所能引發的怨恨要遠遠超越一個從來不存在之希望暗滅引發的怨恨。至少在我看來,再也沒有比這樣的行為更能摧毀支持者對政治家的信任了,但特朗普竟然真的這麼做了——所以,政治形勢也開始急劇轉變。

一個不斷追尋極限成功的政治家,必然是走向自我滅亡的悲劇過客——俾斯麥

共和黨的看法正發生變化

5月9日,當特朗普宣布拒絕中國提議的時候,共和黨參議員們至少是表面上支持特朗普的政策的,民主黨也沒有堅決反對,但幾天之後,情況就迅速發生了變化。

首先是共和黨內部出現了強大的反對聲,即便是特朗普最堅定、最強大的政治盟友也不例外。

5月14日,在有美國副總統彭斯參加的參議院共和黨政策午餐會上:

代表共和黨政治大本營德克薩斯州利益(美國最重要的農產品產地)的參議員、前共和黨全國委員會主席JohnCornyn表示,

「如果確定能夠獲得很好的協議,那麼大家還可以忍耐,但是某些時候的確是到了必須解決的時候了……否則繼續玩下去,這玩意兒(貿易衝突)很可能就是一顆隨時爆炸的政治手榴彈」(IF this goes on for a long time,everybody realizes it's playing a live hand grenade);

代表關鍵搖擺州威斯康辛州利益(特朗普為了鞏固這個州,不斷打電話給郭台銘,希望後者在此設廠)的共和黨參議員,「(在這場貿易衝突中)威斯康辛的農業和商業利益遭受了非常真切的商業痛苦」;

代表關鍵搖擺州俄亥俄州利益的共和黨參議員Rob.Portman表示,「關稅提升給美國特別是俄亥俄州的經濟帶來傷害」,「總統必須在提升關稅問題上保持謹慎」,「希望達成取消關稅的協議『。

據美國媒體《Boston》描述,在這場午餐會上,共和黨參議員們爭先恐後地(scrambles to ease)請求特朗普緩和貿易衝突,防止出現難以預料的政治惡果。

不過,據美國民主黨參議員BiranSchatz表示,另外一批共和黨參議員決定採取更為激烈的手段,通過措辭更嚴厲的信件抨擊特朗普的對華貿易政策。其中農業大州愛荷華州共和黨參議員Chuck Grasslesy表示,「當面與特朗普總統討論他的政策對農民的危害是沒有意義的,必須以信件的方式向他澄清」;而關鍵搖擺州緬因州(2016年特朗普以3%的微弱劣勢輸給希拉蕊)共和黨參議員Susan Collins則計劃直接發表反對升級衝突的公開聲明,以顯示與特朗普劃清界限。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