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主席指出:這一仗若打不好,我們又要進山,中國革命就要推遲二十年

2019年05月17日     7     檢舉

當逐鹿中原的歷史凱歌在我耳邊一次次激盪迴響時,邯鄲戰役的奏鳴曲無疑是其中一個強烈的音苻。

晉冀魯豫軍區和野戰軍司令員劉伯承、政治委員鄧小平。

邯鄲戰役是解放戰爭時期,晉冀魯豫軍區部隊主力在平漢鐵路邯鄲以南地區對國民黨軍進行的自衛反擊作戰。亦稱「平漢戰役」。 毛主席曾指出:「這個仗一定要打好,如果打不好,我們又要再進山,中國革命就要推遲二十年。」

邯鄲戰役是繼1945年9月上黨戰役之後的又一次打擊蔣介石內戰陰謀的大規模殲滅戰。這次作戰的勝利,成功堵住了我華北大門,掩護了我軍在東北的戰略展開,阻斷了國軍鐵路運兵進東北的計劃,蔣介石只得求助美國用船運等運兵,使我軍早一步進軍並布局東北。

上黨、邯鄲戰役期間,大批青年為保衛解放區踴躍參軍。圖為劉伯承司令員在歡迎新戰士大會上講話。

邯鄲戰役另一重大意義,是我軍利用國民黨軍內部矛盾和不滿情緒,成功地爭取了高樹勛率部邯鄲起義,發起了「高樹勛運動」。使國民黨軍兵力驟減,部署出現缺口,軍心動搖,加速共產黨部隊取得戰役勝利,從而推遲了蔣介石反動派進行全面內戰的計劃,在全國引起很大反響,中國共產黨隨後在國民黨軍隊中廣泛宣傳,號召國民黨軍官學習高樹勛部隊,從而取得解放戰爭中策反工作的極大勝利。

邯鄲戰役經過要圖

劉伯承、鄧小平周密部署作戰計劃

1945年,10月17日,中央軍委發出了「關於平漢戰役的指示」:「即將到來的新的平漢戰役,是為著反對國民黨主要力量的進攻,為著爭取和平局面的實現。這個戰役的勝負關係全局,極為重要。」軍區司令員劉伯承、政治委員鄧小平制定了周密的作戰計劃,決心集中第一、二、三縱隊及冀南、冀魯豫、太行軍區地方部隊共6萬餘人,進行平漢戰役,另動員10萬民兵自衛隊參戰。準備以兩個月以上的時間,連續作戰,殲滅沿平漢路北犯之敵。並在軍事打擊的同時,發動強大政治攻勢,開展瓦解敵軍工作。在作戰部署上,決定以一縱隊及冀魯豫軍區部隊為路東軍,以二、三縱隊及太行、冀南軍區部隊為路西軍,對敵實施東西鉗擊;另以太行七分區3個團,組成獨立支隊,結合太行、冀魯豫地方武裝和民兵,先在黃河至安陽間破壞交通,襲擾、疲憊敵人,遲滯其前進,以爭取時間,掩護晉冀魯豫軍區主力部隊從上黨及冀魯豫等地向平漢線集中,並迫使敵人留置大量兵力於安陽以南的鐵路沿線,減少其北進部隊。待敵人渡過漳河以後,即控制漳河渡口,阻其後續部隊增援。

1945年平漢戰役中,劉伯承司令員(左二)、李達參謀長(左一)在前線指揮部。

10月22日,國民黨先頭部隊3個軍全部渡過漳河。當晚,國民黨第十一戰區副司令長官兼新八軍軍長高樹勛率部夜宿鄴鎮。這時,晉冀魯豫軍區主力部隊尚未全部到達,只有一縱隊趕到了臨漳及南東坊村地區。劉、鄧首長命令一縱隊先行阻擊敵人,遲滯其前進,爭取時間,集中主力。24日,敵3個軍全部進入預設戰場。他們怕遭殲滅,行動十分謹慎,採取了互相掩護,交替前進的戰術。

軍事打擊與政治攻勢相結合

高樹勛的總部設在東城營。面對危局,高樹勛清楚地意識到:借道北上已不可能,繼續打下去後果更不堪沒想。在北進的3個軍中,他的力量最弱。他深知八路軍的戰術,歷來是先打弱敵,後攻強敵,打起來一定先拿他當對手。即使不先向他進攻,也難免在混戰中挨打,削弱部隊的實力。面對這種欲進不能,欲打不得的局面,高樹勛心急如焚。高樹勛對蔣介石在國民黨軍隊內部排斥異己、挑起內戰的行動早已不滿和反感。他曾在1945年9月上旬派人秘密到上黨戰役前線指揮部面見劉伯承、鄧小平,商談和平事宜,但未得到確切答覆。事到如今,他也想不出什麼辦法,只好默默地等待和八路軍的聯繫結果了。

邯鄲起義時的高樹勛

當高樹勛聽到劉、鄧首長希望他立即退出內戰,與八路軍聯合的消息,作為一個在舊軍隊里生活了幾十年的國民黨高級將領,現在就要準備走上一條全然不同的生活道路,他感到很突然。高樹勛不安地在室內來回踱步,思考著……

此時,在高樹勛身邊工作的中共黨員王定南勸他:「象你這樣寄人籬下,終非長久之計,何不儘快走向光明呢?」

高樹勛嘆了口氣,又說:「劉秀珍和你妻子唐宏強,都還在徐州車站,如果我們馬上起義,國民黨一定會迫害她們的。」接著,高樹勛又談到部隊起義後的一些問題。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