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出土一批竹簡,印證千年古書所言不虛:原來三國時百姓吃這些

2019年05月19日     851     檢舉

三國時期農夫耕地圖

東吳嘉禾四年夏天,荊州長沙郡的上茹丘,一戶尋常農家的屋裡,聚著六口人。這一大家,剛忙完農活,男子們正在休息,女子們開始埋鍋造飯。不一會兒,屋外一位健壯的男子走來,手裡拿著一塊豬肉。原來這男子,方才去集市上花了五錢,買了塊肉回來,好讓家人能吃頓好的。

這男子入了屋,將肉往伙房一放,進側室休息去了。約麼小半個時辰,伙房的香氣已溢滿全屋。屋裡四位男子,除卻一位老者,其他三位尋著香氣,一同入了伙房,伙房三位女子,將男子們轟了出去,讓他們等飯做好。一家其樂融融。

卻說飯好後,一盤盤端上案幾。中間一道,自然是醬豬肉,那肉大片大片的,用手撕了開,一旁放著一碗醬,可以蘸著吃。旁邊一道菜,乃是稗,用幾個大碗盛著,再旁,是幾碗野菜。屋裡七人,每人一碗煮熟的黍,那碗里一併盛著的,還有些米。

一家人就這樣,在吳帝孫權的國土上,享受著自黃巾之亂以來,難得的平靜。

有關漢代和三國時期的百姓生活細節的史料記載,比起當時各種大人物和大事件來,實在不多。兩千年前的《鹽鐵論》中,有過一段記載,大意是說:古時候,人們吃黍和稗等雜糧,撕開豬肉燒烤著食用。後來,鄉中要是舉行聚會,老年人可以吃好幾碗肉,年輕人則站著吃飯,而且只能吃一碗肉和一盤醬。

┃古者燔黍食稗,而捭豚以相饗。其後鄉人飲酒,老者重豆,少者立食,一醬一肉。

因此,當時的飲食大體上:以米為主食,配以菜類和肉類。

黍米

具體來說,主食中的「米」這一類,又分幾種。比如稻米、稷米(也就是黍類,因為有粘性,可以做成類似糕的主食來)和粟米。至於蔬菜,可不像今日這麼豐富,那時主要吃各種野菜,或個別綠色植物,例如上面《鹽鐵論》中所說的稗,就是一種雜草,當時是被作為蔬菜食用的。當時的人們也吃肉,以羊肉、豬肉為主,但與現代人不同的是,他們還偏愛狗肉(樊噲最初就是屠狗的屠夫)。

但古書因年代過於久遠,即使保存下來,當年書寫時的許多內容也已不是原貌。所以,考古學和歷史學相互印證,是歷史研究領域的重要功課。兩千年後的當代,湖南長沙走馬樓出土的一批漢代簡牘,裡面正好有涉及東吳時期長沙郡一帶的屯地耕田情況。那麼這些竹簡,能否和兩千年前流傳下來的《鹽鐵論》在一定程度上相互印證呢?

走馬樓簡牘中的一則這樣寫到:

┃朴丘士李安,佃田十町,凡五十三畝,皆二年常限。其卌八畝旱田,准入米一斛五斗六升。

大意是說:朴丘這個地方,有一位士,叫李安。李安墾田十町,總計五十三畝,都按兩年常限的標準納實物稅。李安的四十八畝旱田,納稅一斛五斗六升。

長沙走馬樓簡牘

類似這樣的簡牘還有許多,根據這些簡牘推測,當時一家普通農戶,每年每畝地產三斛米。並且,農夫都要向國家上稅,稅分兩種,實物稅和金錢稅,其中,實物稅就包括米、布。這則簡牘能反映一個重要信息,即嘉禾年間長沙一帶的百姓,已能夠以米作為主食了。這與史料記載能夠互相印證,說明了史料記載可信。

以及,漢末三國時期的長沙,相比當時的益州和揚州,更為落後,相比中原,更不必說。合理推測,以長沙的條件,普通百姓家的主食是米,當時其它地方的百姓,也都能以米為主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