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自稱龍子仙孫,傳說神農氏炎帝後裔建國,被當地民眾尊為國祖

2019年05月20日     647     檢舉

在越南雄王被視為國家和民間記憶中的祖先,被越南人奉為「國祖」,每年農曆三月初十越南舉國上下都會舉行盛大的雄王祭祀活動,越南國家領導人均會出席上香致敬。其實雄王被視為越南人的國祖並不是一開始就如此,而且經歷了漫長的歷史演變。

一年一度熱鬧的雄王廟會

根據越南傳說,相傳上古時期的鴻龐氏雄王是越南最早國王的稱號,而第一代鴻龐氏雄王則是神農氏炎帝三世孫帝明之子涇陽王祿續,相傳帝明很喜歡賢明的祿續希望將帝位傳給他,可說由於有嫡長子帝宜,所以賢明的祿續請求封在南方百越之地,最後涇陽王統治南方,建國為赤鬼國,並以「壬戌年(公元前2879年)」為鴻龐氏元年。

雄王被稱為越肇祖

後涇陽王之子貉龍君娶嫗姬生百卵開百男(這些孩子就是百越的先祖),五十男隨母居峰州,推尊雄長者為雄王,建文郎國、以雄王為號傳十八世,因此第一位雄王成為越南4000年歷史上的首位君主,被視為越南國家的祖先。越南史書《大越史記全書》對此有載:

壬戌元年初,炎帝神農氏三世孫帝明,生帝宜。既而南巡至五嶺,接得婺仙女,生王。王聖智聰明,帝明奇之,欲使嗣位。王固讓其兄,不敢奉命。帝明於是立帝宜為嗣,治北北,封王為涇陽王,治南方,號赤鬼國。王娶洞庭君女,曰神龍,生貉龍君。

現代越南歷史中描述長達兩千多年的雄王時代是越南歷史上最重大的時期。歷代雄王教會越南人種植水稻,知道羞恥,奠定了越南民族基礎,最終形成了後來的越南文化。而中國古籍中所提到的駱越,就跟雄王的傳說有關。

越南古代史家認為越南的一些古老風俗,就是為了雄王貉龍君,像背發紋身就是越人懷念貉龍君的表現,相傳越南先民以漁獵為生,經常為「蛟龍所傷,因此雄王便叫大家在身體上刺龍畫怪,用以嚇阻蛟龍,於是越南人形成了紋身的習俗。《嶺南摭怪》載:

以墨刺畫其身,為龍君之形、水怪之狀,自是民免蛟傷之災。而百粵文身之俗,實始於此。

雄王國祖認同越南人是從15世紀前黎朝才開始系統化的,最初越南人雖然早在越南李陳時代就已經有雄王傳說流傳,如成書於此時期的《粵甸幽靈集》《嶺南摭怪》中都收有相關傳說。在越南早期的史籍《大越史略》卷一國初沿革中提及雄王十八世,但當時越南封建王朝都是以南越國趙佗為越南真正建國的開始,視為越南國統和國史的開始。

雄王廟

陳朝黎文休提出:

趙武帝能開拓我越,而自帝其國,……為我越倡始帝王之基業。

後黎朝打敗明軍第二次自立時,發表相當於獨立宣言的《平吳大誥》,就提及南越國是肇造越南的祖先:

惟我大越之國,實為文獻之邦,山川之封域即殊,南北之風俗亦異。粵趙丁李陳之肇造我國,與漢唐宋元而各帝一方,雖強弱時或不同,而豪傑世未嘗乏。

後黎朝使臣吳士連也提及南越國失其守,「國亡統絕」,都表面越南陳朝和前黎朝早期都將南越趙佗視為國祖,而非志怪傳說中的雄王。

而到了前黎朝中期,發端越南富壽省越池市羲崗鄉古蹟村的雄王崇拜開始被朝堂之上的越南帝王注意,雄王的被重視和越南後黎朝君主對越人起源的探尋以及雄王在越南大歷史敘事中的地有著明顯的關聯,雄王發展成為越南國祖的過程中其實也是一直受到越南封建統治力量主導。從黎聖宗時期開始,越南帝王開始重視雄王,黎聖宗時期越南南滅占城,西侵哀牢,北和明朝,之後越南十分強大,建立了僅次於中原王朝的亞宗藩朝貢圈,真臘等國被迫向越南朝貢。後黎朝黎英宗1572年為了重新定義越南國統,下令編撰了《雄王玉譜》,《雄王玉譜》主要講述了自貉龍君起十八代雄王的故事,明顯是為了論證越南國統在遠古時期就存在,甚至雄王開頭的年份壬戌元年比中國黃帝甲子元年還早一百八十三年。越南阮朝的阮伯卓《皇越甲子年表》的凡例對此還大說特說:

一,謹按我越鴻龎氏起於壬戌年(西曆紀元前二千八百七十九年),是在中國黃帝(甲子元年)之前一百八十三年。

這部《雄王玉譜》有著志怪小說的傳奇特點,還彙集了古代越南思想文化傳統,折射了後黎帝王的天下之主的心態,因為當時的前黎朝進入了中興黎朝時期,當時正和篡奪前黎朝權力的莫朝爭奪越南的正統,而且黎英宗本人並非前黎朝黎利的直系子孫,而是所謂黎利的哥哥黎除的五世孫,只是黎英宗被當時前黎朝權臣鄭主扶持才登基。其為鞏固後黎朝政權才下令撰寫越南新的國統系雄王。終黎中興朝,雄王的祭祀與儀式也已臻成熟。

後黎朝開始南越肇祖從趙佗變為雄王,雄王廟正殿前門匾就寫著南越肇祖

黎中興朝時期雄王國統被重視,越南史學家也開始拋棄原來的南越趙佗肇祖說,開始以雄王為國統。黎中興朝官修的史書《大越史記全書》就以鴻龐氏為首,記為鴻龐紀,之後是安陽王的蜀紀,第三才是南越趙佗的趙紀。《大越史記全書/卷首》大越史記續編書對此有載:

繼以襄翼帝於洪順三年,命兵部尚書兼國子監司業兼史官都總裁武瓊,撰大越通鑑,述自鴻龐氏至十二使君別為外紀自丁先皇至國朝太祖髙皇帝大定天下初年為本紀。其筆削大法,又炳炳於史筆之徵旨矣。又摭取自洪龐氏至吳使君,題曰大越史記外紀全書,自丁先皇至我國朝太祖髙皇帝為本紀全書,並依如前史臣吳士連、武瓊等之所著述也。其自國朝太宗至恭皇,則因前書所載,題曰本紀實錄。又參究登柄野史,及略取當時所獻各遺編,述自國朝莊宗裕皇帝至神宗淵皇帝,增入國史,命曰大越史記本紀續編。

黎中興時期還通過官方認可和修復富壽省雄王祖廟方式確定雄王的地位,1674 年當時黎中興朝的鄭主西都王就曾下令修復雄王廟,並稱修復雄王廟是」壽國脈「,《微崗社令諭》:

大元帥掌國政尚師太文德功仁威明聖西王令諭:山圍縣微崗社官員社村長阮文金、阮文殿、阮文御、阮得祿、黃文求、阮文植、阮仁字、阮仁力、陳文富、阮進朝等,茲有奉守隸屼高山雄大王廟祠下神宮,前堂、穿堂、後堂、儀門各連間有滲漏等,因應許本社構作,遵如令內,務在完好。系遞年培築、立堤路及戶分、搜差各役,並准饒,以舒民力。茲後祠內如有朽弊示,仍修理如儀,以便奉事,壽國脈。其奉差總干官及本縣縣官等衙門合遵奉節,不得擾捉,若違者,有罪茲.

黎中興朝興雄王之後,越南歷朝對雄王都大加進上神敕,後黎朝歷代都用上神敕,起於布衣的西山朝阮惠稱帝時立馬向雄王上神敕,有賦予雄王信仰保佑「皇家興圖一統」的意味。而在越南最後的王朝阮朝建立時,阮朝時期越南君主徹底正式確定了雄王的國祖地位,最先子啊1823年阮朝第二位皇帝阮聖祖明命在阮朝都城承天府建歷代帝王廟、將雄王列入其中視作為「國統之始」、「王統之原」,奉祀於左一室、並「定歷代帝王廟祀典」,正式將雄王列為封建王朝祭祀的帝王。

雄王廟山門,建設於阮朝時期

阮朝第四位皇帝阮翼宗嗣德帝開國史館修國史,撰《欽定越史綱目》將雄王視為越南的國統,將南越及後來的所謂李南帝及吳權等人視為非正統,雄王國祖的觀念正式在官方文書中得到全面的體現。

雄王國祖認同確立以後,越南歷史確進入了法屬統治,當時越南人為了確立越人民族思想,大力弘揚雄王國祖的觀念,並在百年前法屬阮朝時期啟定二年大修富壽省的雄王祖廟山門並重立碑文紀念,形成了今日雄王廟上祠、中祠、下祠的規模。而當時朝廷為雄王廟祭祀人員定立了職務和頭銜,如: 寺丞( 管理廟祠的官員) 、監知殿、輔道( 父傳子繼的部落首領) 、開國功臣孫、首令、儒生中式( 參加會試中三場的儒生,地位與監生同) 、雄嶺伯( 地方功臣得以封伯爵名) 等。

阮朝時期立的雄王碑文

1954年胡志明領導越南抗法力量在最後抵抗法國時,還特意在雄王廟對越軍進行了國祖雄王的宣講,對越南軍隊稱「歷代雄王有建國之功,我們有衛國之責」,要求越軍為保衛國祖雄王建立的國家奮鬥,奪取越南反法獨立的最後勝利。

胡志明主席1954年9月19日在雄王廟囑咐抗法先鋒大軍

現在越南國祖雄王的祭祀已經成為越南一年一度的盛會,越南人「走南或闖北,三月初十祭祖必回鄉」,而農曆三月初十這天是越南全國的法定假期雄王節。雄王祭祀也成為越南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並在2012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承認Wie世界文化遺產,而越南人則自豪的向世界表示自己是雄王后裔龍子仙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