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為原始落後的南美洲印第安人,為什麼卻能掌握高超無比技術

2019年05月22日     1,928     檢舉

1913年,幾名英國探險家在倫敦考古學家范德爾的帶領下,前往南美洲的亞馬遜流域進行探險活動。他們走了巴西、秘魯和哥倫比亞,最後來到厄瓜多境內,準備在這裡停留一天,然後就回英國向倫敦考古協會彙報成果。

他們來到厄瓜多的希瓦羅(Jivaroan)地區,這裡非常偏僻,到處都是熱帶雨林。為防出現危險,這幾個人都隨身帶著手槍,結果在渡過一條河時遇到了當地的原住土著舒阿爾族(Shuar)人。雙方因為語言完全不通而發生衝突,英國人在慌亂中開了槍,這把土著人給徹底激怒了,他們射出塗有劍蛙皮毒液的利箭,范德爾不幸中箭,不到十秒鐘就死了。

探險家們只好倉皇逃命,好容易甩掉了土著人的追趕。他們在雨林中轉了足有四五天,迷失了方向,如果不是背包里有壓縮餅乾,他們早就餓死了。後來幾個人來到一片有很多岩石壁的地方,發現石壁上被人工開鑿了很多長方形的石洞,高度不到一米,每個石洞內竟然都放置著一具乾屍!

這幾個人嚇了一跳,起初他們以為那只是假的,但仔細再看,這些乾屍有男有女,姿態各異,全身赤裸。這時他們才知道,這些乾屍並不是什麼假人,而是真正的人,只是身高都不足一米,好像是天生的侏儒。

一名女探險家害怕地說:「我們快走吧,不要看這些東西,要是再被那些土著人抓到,恐怕我們就會像范德爾那樣了,我可不想死!」

大家剛要離開,突然另一名探險家驚叫起來,指著石洞中的一具小乾屍,哆嗦著說不出話。別人以為他被嚇傻了,正要勸阻,卻在仔細看過那具小乾屍後全都愣住了。那具乾屍雖然已經被處理過,面容看不出本臉,但脖子上那串項鍊卻明顯是范德爾的物品。

有人壯著膽子把這具乾屍從石洞中搬出來,仔細查看他脖子上戴的那串項鍊,項鍊還是原來大小,但范德爾那原本近一米八五的身高卻已經被縮小了一倍。探險家們雖然害怕,但還是把范德爾的乾屍勉強裝在背包中,最後他們終於走出雨林,遇到一艘在河中打魚的駁船,這才逃回英國。

他們把范德爾的乾屍上交倫敦考古協會,當地政府和倫敦醫學會也聞訊介入此事,開始對范德爾的乾屍進行科學研究。他們發現,范德爾的屍體明顯被一種成分複雜的藥水浸泡過,他們通過透析范德爾脖子上項鍊所沾的乾涸液體,化驗後發現,裡面

有很多完全陌生的成分,不知道是什麼東西。

長久以來,居住在南美洲厄瓜多、秘魯等國境內的原住民,都曾經有過這種殘忍的傳統習俗。探險家魯賓孫也說過,他的朋友去南美探險時,碰到過一個特殊部落,他們以獵取敵人的頭顱來慶祝勝利。割下敵人的腦袋後,他們會用神秘的加工方式把頭顱縮小成拳頭大小,以方便保存。

而希瓦羅的原住民印第安人素以好戰和殘忍著稱,他們也是全南美洲唯一沒有被西班牙殖民者所征服的部族。如舒阿爾族人的男子到了16歲時,就要單獨射殺一隻樹獺,再和長輩們學習把動物頭顱或屍體縮小的技藝。每個舒阿爾人都熟悉這種技藝的每個細節,包括如何配製神秘的、關鍵的藥水,有些原料只能在亞馬遜河流和森林中找得到。舒阿爾人認為敵人死去後靈魂仍然會作怪,所以他們把敵人的腦袋縮小,這樣就能永遠壓制住他們的仇恨。當然,這種殘忍的做法也有復仇和羞辱的意思。

從1850年開始,尋找金礦的歐洲人就進入了亞馬遜,那時的希瓦羅土著人用縮小的干制首級和歐洲人做生意,一個首級能賣到二十多美元。因為這種秘方的神秘性,因此醫學專家們出高價懸賞南美土著人這種縮小人體的配方。在1920年,有人冒死潛入厄瓜多的希瓦羅地區,他設法救下一名差點被美洲豹吃掉的舒阿爾族人,得到了他們的信任,然後又在部落中住了一年半,後來舒阿爾人正式接納他為本族人。

此人在一年半後偷偷得到了配方,逃回歐洲後高價賣給了醫學會,但也有人懷疑這個配方是假的。因為配方並沒有傳說中那麼複雜,說是舒阿爾人把要製成乾屍的人或動物表皮塗滿一層鹽,掛在高處晾曬十天左右,用獸皮沾著玉米油把外表擦乾淨。隨後用卡可樹膠和龍舌蘭汁以一比二的比例調勻,將人或動物泡在裡面最少一個月後取出,再暴曬十天。最後是每隔兩天塗一次卡可樹膠,兩個月後再浸在加過鹽的尿液中半天,再晾曬十天。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