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劍走偏鋒!

2019年06月09日     3,383     檢舉

蘋果的庫克說他每天要看200次手機,估計美國總統川普每天看手機的次數也不會低於這個數字。川普不停的看手機主要就是為兩件事。

一個是發推文。川普與其他國家首腦最大的區別就是靠「推特治國」。比如,任免官員在任何行政機構都是一件很嚴肅的事情,至少也要通過組織程序發個文件——川普不是,川普任免官員有時直接發一條推特就萬事大吉。

去年3月14日,川普就在推特上突然宣布,美國國務卿蒂勒森被開了!由蓬佩奧接任國務卿的職位。而蒂勒森接受媒體採訪的時候一臉懵逼,因為他事先沒有得到任何的官方通知,既沒有領導談話,也沒有組織文件,川普一條推特就免去了他的職務。

一個是等電話。川普用著名的「極限施壓」策略對著全球各國一頓猛打,然後就在白宮等著各國領導人來電求和。

在川普與他的首席安全顧問看來,美國是全球最強大的國家,只要美國用力敲打一下各個國家,這些國家就只能乖乖妥協。

然並卵。

川普在白宮坐得屁股都發麻了,也沒等到一個電話。

中國沒來電話,伊朗沒來電話、歐盟沒來電話,也昔日最溫順的日本也沒來電話!

一頓操作猛如虎,結果卻是二百五!

堂堂大美利堅帝國,全球頭號老大,為什麼混成人嫌狗棄的地步?

問題出在哪裡呢?

1 美國的癥結

以前我的文章反覆說過,川普當選源自底層人群對精英階層的嚴重不滿。從上個世紀80年代開始,美國經濟一直在持續增長,但是美國老百姓卻沒有享受到經濟增長的紅利,其收入水平反而一直在緩慢下降。

1999年美國GDP是10萬億美元,當時美國家庭中位數收入是5.7萬美元,到了2015年(川普競選前一年)美國GDP是17萬億美元,增長了70%,但是美國家庭中位數收入卻不增反減才5.6萬美元。

考慮通脹因素,16年來美國大部分家庭的生活水平一直在下降!

從更長的時間維度來看,情況更為嚴重。上個世紀80年代初期,美國中產階級人口占全美人口總數接近80%,到了歐巴馬時期,這個人數掉到了49%。

這放在任何國家都是難以忍受的,人們從窮人變成富人可能還能有點耐心,從富人變成窮人誰都接受不了的。

所以,美國的社會結構正從一個優良的紡錘體結構慢慢變成一個金字塔結構——美國絕大部分社會問題、經濟問題根源就在這裡。

那麼,美國經濟一直在增長,大多數老百姓生活水平卻在下降,增長的財富去哪裡了?

財富向富裕人群集中!

1999年——2015年,美國中位數家庭收入不增反減的背景下,全美占人口不到1%的200萬最富裕的人群的財富增長了1倍以上!

本來窮人與富人由於教育、資源等等條件的差距,賺錢能力肯定有巨大的差別。所以,為了保證公平,現代國家就要通過稅收這個國民財富的二次分配手段來調節貧富差距。但是從上述的數據來看,美國的二次分配手段——稅收顯然是失靈了。

美國貧富差距進一步加大 圖片來源:新華社

為什麼美國稅收體制沒能調節貧富差距?

三個原因。

第一是稅收體制的問題。

美國稅收是直接稅為主,間接稅為輔——意思就是美國收稅主要是從人頭上直接徵稅,這個從人頭上直接徵收占美國聯邦財政收入高達70%以上,而從企業徵稅在美國聯邦財政收入占比不到30%。

從人頭徵收多,從企業徵收少,那麼必然導致富人有很大的動力將個人收入藏在企業來逃避稅收——這裡面有無數種方法。

第二是跨國企業逃避稅收。

美國最強大的企業都是跨國企業,這些跨國企業依靠美國的全球影響力在全球跑馬圈地賺了大錢,但是跨國企業利潤根本不流回美國,全進了私人的口袋。

截止到2016年美國跨國資本留存海外的利潤高達3.3萬億美元,從歐巴馬到川普想了無法辦法,這筆巨款就是不回來,回來就要交稅,資本是肯定不願意的。

歐巴馬時代跨國企業利潤流回美國的只有1200億美元,川普上台各種威逼利誘,最後回去的只有6000億美元,還不到20%。

所以,美國這些跨國資本肥的流油,但是國家與民眾卻沒有得到半點好處。過去美國老百姓還可以在這些跨國巨頭開設的工廠打工賺錢,上個世紀80 年代之後,跨國資本為了節約成本,紛紛把工廠轉移出美國,美國老百姓現在毛都撈不到一根。

按:為什麼我特彆強調中國一帶一路戰略一定要國企作為主力。

因為私人資本利用國家影響力在外面賺了錢可能就不回來了,國企那是絕對要把錢拿回來的啊!

第三,軍工資本綁架了美國財政。

美國聯邦政府財政最大的開支就是軍費,美國聯邦財政每年收入大致在3.3萬億美元,軍費卻年年增長,2018年高達7000億美元,在聯邦財政收入占比高達20%+,是美國聯邦財政的沉重負擔。

由於財政在軍費上支出過高,所以必然導致在民生領域支出減少。軍工集團就像一個毒瘤趴在美國財政上吸血。

寫到這裡,可能有人會說,美國保持高額的軍費開支是維護美國的全球霸權——這句話沒錯,但是和平時期7000億美元的軍費也實在太高了。

以美國海軍為例,長年保持著11個航母艦隊群簡直就是勞民傷財!全世界所有國家的海軍加在一起也不是美國一半海軍的對手!

這麼龐大的力量其實也就是威懾一下小國,真要去對付有陸基航空兵的大國,11個航母艦隊群也不夠看(11艘航母其實就相當於11個作戰機場)。

比如蘭德公司就有一個報告,2015年在第一島鏈,美軍就干不過中國空軍與海軍的聯手絞殺。

所以,美國即使要維護全球霸權,和平時期保留5隻航母艦隊群就綽綽有餘了,特別是在財政年年赤字的情況下,壓縮軍費對於改善財政收支狀況就有立竿見影的作用。

了解上述三大原因之後,大家有何感覺?

我以前常說,美國是資本主義國家,國家體制是圍繞著資本服務,看看上述三大原因,是不是資本在這個國家中的地位非常牛叉?

1. 稅收體制主要向個人徵收,對企業(資本)少收。

2. 跨國資本大規模逃稅,政府毫無辦法(也可以認為是默許)

3. 軍工資本扒在國家財政上吸血。

那麼,美國這種體制性的問題是換一個總統能夠解決的嗎?

當然不能,換10個總統也解決不了美國資本主義的體制問題啊!

2 川普的思路

那麼,川普又如何來滿足底層民眾的經濟訴求呢?

那句話是怎麼說的?

東邊不亮西邊亮,廬山不能上就上井X山!

川普不能改革財富存量分配的矛盾,就只能去做財富增量。

怎麼做財富增量?

經濟發展靠三駕馬車:投資、消費、出口。

投資:政府沒錢,發行國債現在好像也有麻煩——主要是美國債務太高了,現在繼續發行國債有點賣不出去的感覺。

所以美聯儲最近才宣布將從9月開始購置美國國債,呃,就是美聯儲自己印美元買自己的國債。

消費:美國老百姓口袋裡已經沒有錢了!根據5月份美聯儲最新的報告,約30%的中等收入家庭表示,一旦一筆緊急開支超過400美元,他們將無力承擔,不得不借錢或者出售資產。

60%的中等收入家庭沒有足夠的儲蓄以滿足僅僅3個月的生活需求,一旦家庭成員失業超過3個月,這些家庭都將破產。

現在就剩下一條路:出口。

對!就是擴大出口,這是川普做增量財富最大的一根稻草。川普上台之後,懟天懟地懟空氣,對著幾十個國家威脅要加征關稅,其實目的就是一個:擴大美國商品的出口。

按理說,以美國的全球霸權,川普要強行提升美國產品的出口應該不難,但是問題卻沒遠非那麼簡單。得益於美國數十年產業空心化政策,盤點美國可以擴大出口的產品,其實就是那老三篇:軍工、能源(頁岩油、氣)、農產品。

這三大類產品都很不好找賣家。我們一個一個來說。

軍工。

美國軍事裝備肯定好,但是客戶群卻特別窄,至少也要具備三大條件:1.政治上可靠,不會讓美國先進軍事裝備「流失」給敵對國家;2.沒有自主的國防工業;3.經濟比較富裕。

按照這三大條件一梳理,全球就只剩幾個國家與地區:日本、韓國、沙特、以色列、灣灣、希臘、巴林。但是和平時期,這些小弟購買美國的軍工產品也非常有限,美國軍工集團胃口又特別大。

小弟買不了多少軍工,就得美國財政來掏腰包,這就是美國軍費居高不下的根源。

川普為了降低軍費負擔也很是花了點心思,曾經一度要求歐盟提高北約軍費——其實就是變相為美國軍費買單,但是此舉引發了歐盟的強烈反彈,德國與法國甚至打算撇開北約組建自己的歐洲軍。

農產品與能源。

這兩個都屬於資源型產品,在國際市場上面臨的競爭特別大。

原因很簡單,全球200個國家,掌握現代製造業的不超過20個,剩餘180個國家為了國際貿易買回自己需要的工業產品就只能拿資源去賣。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