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劍走偏鋒!

2019年06月09日     3,383     檢舉

博爾頓在美國號稱超級鷹派,其實就是一個老憤青,雖然今年71歲,但是這位老先生卻極端狂妄自大,常常出語驚人。

隨便列舉幾條博爾頓的「名言」。

「美國同世界的關係就是錘子與釘子的關係,美國愛敲打誰就敲打誰。」

「只有符合美國政策的國際條約才會成為法律。」

「如果讓我來改革聯合國安理會,我只會設一個常任理事國,那就是美國,因為這才是當今世界力量分配的真實反映。」

大家看了這些言論有何感覺?就算美國是全球頭號強國,就算美國要建立全球霸權,但是能這樣口無遮攔的大放厥詞嗎?

以前貓哥對一個大人物的名言特別推崇——真正的大佬,事可以做絕,但是話不能說絕!我們看看香港的黑幫電影,就算是黑社會老大有這樣大放厥詞的嗎?如果有,那一定不超過20分鐘就得領盒飯。

目空一切的人多半就是眼高手低,這位老憤青上台就躊躇滿志給川普獻計——對中國根本不存在兩難的問題,只要施加足夠的壓力,就能讓中國不僅乖乖購買農產品與能源;還能讓中國自廢武功——停止產業升級(放棄《中國製造2025》),廢掉國企等等。

如果中國沒有屈服怎麼辦?川普很懷疑天下有沒有這樣的傻瓜——既當凱子,又願意自我閹割。

那就讓歐盟與日本買我的農產品與能源!老憤青信心滿滿:美國用強大的軍事力量為他們提供了幾十年的保護,他們也該為美國商品買單了。

怎麼說服歐盟買我們的能源?畢竟我們的能源價格比俄羅斯、伊朗價格都高。

制裁俄羅斯,退出伊朗核協議,總統先生,你有這個權力!老憤青擠擠眼睛:然後他們的能源市場就空出來了。

如果歐盟與日本購買了我們的農產品與能源,川普摸著下巴喃喃說道:那麼,我們就不用考慮中國人的感受了……我們就能揮舞著錘子敲打中國人,直到中國人投降為止。

不!總統先生,老憤青微笑著說道:中國人在投降之前一定會揮舞著鈔票購買美國商品的,到時候我們的產品還能賣個好價錢,不是嗎?反正中國人有的是錢。

聽起來很完美的策略。但是真正實施這個策略時,川普卻發現幾乎是處處不順。

對中國發起貿易戰,以及制裁中國頭部企業等等極限施壓策略,中國卻選擇硬懟——同樣對美商品加征關稅,亮出稀土的王牌,建立「不可靠實體清單」;

與歐盟談判很不順利;不管川普怎樣威脅要對歐盟商品加征關稅,歐盟也堅決不同意購買美國能源與農產品;

就算是昔日最溫順的日本,居然也讓川普碰了一鼻子灰,日本根本不同意擴大對美農產品的採購;退出伊朗核協議,遭遇歐盟的集體反對,調集大軍雲集波斯灣給伊朗施壓,卻被巴基斯坦跳出來攪局;

盤點川普政府一系列組合對外策略,竟然處處碰壁,毫無所得,坐在白宮卻沒有接到一個電話的川普漸漸感覺,自己是被博爾頓這個眼高手低的老憤青帶到溝里去了。

按:白宮對華強硬派除了博爾頓,還有一個萊特希澤。

這哥們是里根時代與日本打貿易戰的操盤手。與中國貿易談判很多強硬苛刻的條款都是萊特希澤聯合博爾頓慫恿川普搞出來的名堂。

本文為了省事就把這些「功勞」全算在博爾頓頭上。反正我們博爾頓同學也不在乎加戲對不對?

4 美式大棒犯了眾怒

川普當然是走錯了路!

川普這一套極限施壓手段——包括對中國發動貿易戰、切斷供應鏈制裁華為即使是美國的傳統盟友看來,也是很不得人心,很犯忌諱的事情。

為什麼?

學過政治經濟學的同學都應該知道,人類文明發展歷史就是一部專業分工不斷細化的歷史。比如,第一次社會大分工就是畜牧業與農業分離,第二次就是手工業從農業中分離出去,第三次是商業獨立出來,這三次大分工就是今天我們經濟中的第一、二、三產業的雛形。

從工業革命開始,這個分工越來越細,比如工業分為重工業與輕工業,然後再分成若干更細的產業。二戰後,隨著全球一體化的趨勢,社會分工更是呈現加速趨勢。

分工代表著專業協作,代表著專業的人干專業的事,社會分工越來越細代表著人類文明的不斷進步。

但是,專業分工有一個基本的遊戲規則。

那就是共享。

沒有共享這個鏈條,那麼所有的細分專業就無法串起一條能推動人類進步、創造財富的產業鏈。產業鏈形成後利益怎麼分配則是各方博弈的結果,但是,「共享」這個基本的遊戲規則是不能動搖的。

美國以莫須有的罪名,突然切斷供應鏈去打擊一批中國的頭部企業,可以說是開了一個很惡劣的先例——近100年產業史上從沒有過的惡劣先例。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5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