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軍集結香港?外交部回應放出12個字

2019年06月13日     80,265     檢舉

6月12日的外交部例行記者會上,數位記者問及香港修例問題。外交部發言人耿爽表示,中國中央政府堅定支持香港特區政府修訂兩個條例。

耿爽表示,中方對美方有關人士對修例發表不負責任的錯誤言論,對香港事務不停地在說三道四,表示強烈不滿和堅決反對。

在記者會上,有台灣記者提問表示,網絡上有「看見武裝力量前往香港集結」傳聞,中方能否予以證實?對此耿爽駁斥稱,不知道你是從哪裡看到這個消息,這屬於假消息,這是謠言惑眾、製造恐慌、其心可誅。

記者注意到,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擬修訂《逃犯條例》和《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一事頻頻見諸於媒體端。

權威資料顯示,兩個條例於1997年生效,目的是讓香港與其他地方透過合作打擊嚴重罪案,對刑事案件執行司法公義,防止罪犯潛逃從而規避法律制裁。

突然發生的這件事,說明香港政治風向在變

香港特別行政區第6屆立法會補選的投票結果12日揭曉,進行補選的4個議席中,泛民和建制派各贏得2席。這些補選議席都是因當選議員褻瀆就職宣誓儀式而被取消議員資格空缺出來的,它們一共有6個,還有2個議席有待補選,但泛民已經丟了其中的2席。

本次補選投票率下降,但建制派候選人的得票數不降反升,取得贏回兩席的勝利,這一新的態勢受到廣泛注意。

6名激進當選議員被取消資格(香港人稱之為DQ),接下來又有多名報名參加補選的申請人因極端言行被剝奪參選資格。激進力量本來指望製造悲情,吸引更多支持者,但此輪補選結果卻給他們帶來了警告和挫敗。他們應該從中看到了趨勢性的不妙。

香港激進反對派這幾年對基本法和國家憲法採取了近乎公開的敵視態度,他們分別在立法會上「拉布」,在校園和街頭搞煽動活動,試圖把整個香港社會動員起來,與中央對抗。但這次選舉反映出的卻是,香港社會並沒有跟著他們走,對他們搞的那一套,越來越多的香港市民感到了厭倦。

哪兒的老百姓都首先要過日子,香港也一樣。香港以往的標籤是亞洲金融中心和自由港,這幾年卻越來越像被激進反對派折騰成了「政治抗議中心」,政治對抗眼看要無處不在了,連議員正常的宣誓就職都被污染。香港市民的平靜生活已經受到威脅。

物極必反,很多香港人開始對極端反對派失去耐心,他們不想到政治鬥爭中去拋頭露面,但他們可以用不去參加投票給反對派捧場,或者去投票但把票投給建制派候選人來表達自己的態度。

反對派的當選議員和參選人被DQ,他們所屬的陣營多麼需要在這個時候得到更多選民的支持,以證明他們沒做錯。但恰在此時減少了得票和議席,他們的感覺一定糟透了。

然而可以預見,由於極端反對派的做法太出格,嚴重違背廣大香港市民的利益,如果不改弦更張,他們今後失去更多選票應是大勢所趨。

中國很強大,中央很有權威,人大釋法很有力量,這些都得到了驗證。當香港出現重大爭議時,中央依法出面干預,不僅能夠產生效果,而且香港社會實際上認同、接受這些干預和效果。一國兩制的內涵不斷得到新的釐清,香港的高度自治和中央的全面管治權都在落實。

與中央對抗完全不符合香港社會的利益,也不可能走得通,這種認識會逐漸成為常識。極端反對派的反常識表演能欺騙公眾一時,但不可能長期矇混下去。「港獨」作為偽命題更無法真正獲得立足之地。

香港在經受了極端反對派瞎折騰一段之後,終究要撣掉身上的塵土,回歸一國兩制之下繁榮發展的正道。

一些極端反對派人士可能不會輕易承認他們在輸掉趨勢,但他們將輸掉更多只是時間問題。香港市民期待經濟發展和改善民生,他們想過由法律主導的日子,而不希望城市被極端政治綁架。

人們對政治叫嚷和煽動的反感將與日俱增,激進政客能夠在香港呼風喚雨的日子終將逐漸謝幕,尊重基本法和憲法、用干實事服務香港的從政方式將大有前途

我們都知道,2014年香港爆發了非法「占中」運動,目的是要搞「港獨」,其背後是西方國家NGO組織和少部分香港人挑唆年輕的大學生搞的一次學生運動式的「顏色革命」預言。

最終,雖然「占中」運動偃旗息鼓了,現在香港也逐漸回歸了正軌,但「占中」給香港帶來的創傷可能卻需要很多年才能癒合。

那麼,我們不禁要問,到底這些青年學生到底都是誰毒害的?當然,我們不得不承認香港的青少年教育本身就有問題,但還有一個角色是關鍵,那就是大學的校長。就拿2014年的非法「占中」來說吧,港大前校長就是罪魁之一。

然而,讓人吃驚的是,港大校長竟然是個英國人!就像香港很多法官是外國人一樣,大學校長也是外國人。英國人馬斐森是個免疫系統腎病研究專家,曾為英國布里斯託大學醫科及牙科學院院長,之前他與香港高等教育界聯繫不多,但他是教資會研究評審工作小組成員。

之前,香港大學校長徐立之放棄續約,港大用了兩年時間物色接班人,結果在2013年9月30日,香港大學校長遴選委員會建議馬斐森為第十五任校長唯一候選人,擊敗參與競逐的香港學者,一致通過馬斐森的校長任命,成為香港大學41年來首位非華人校長。

然而,就在這位當上校長不到一年的時間,香港非法「占中」就爆發了。面對非法「占中」,他不但不阻止,還去現場給「占中」學生鼓勁。接下來,在處置「占中」學生是,他也是百般阻撓。雖然,當時他任校長還不到一年,但恰恰就在這個時候他卻扮演了占中的慫恿著角色,不得不讓人懷疑他來的目的到底是什麼?到底是誰運作他當了港大校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