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民謠之父"勸年輕人多到大陸看看:多來往 才能和平

2019年06月18日     7,340     檢舉

「音樂是兩岸最好的溝通橋樑,唯有在音樂里,人們不會彼此誤解。」台灣著名音樂人胡德夫對澎湃新聞說。

胡德夫在海峽兩岸的音樂界擁有很高地位,有人說他是台灣的鮑伯·迪倫,也有人說他是「台灣民謠之父」與「台灣原住民運動先驅」,知名作家蔣勛稱他是「台灣最美麗的聲音」。

「台灣民歌之父」胡德夫在兩岸青少年新媒體高峰論壇文藝晚會演出。澎湃新聞記者 韓雨亭 圖

6月16日,胡德夫出現在了海峽兩岸青少年新媒體高峰論壇的文藝晚會,他走向舞台,彈唱起了那首《太平洋的風》。

「太平洋的風徐徐吹來/吹進了生命的勝出/最早和平的感覺/最早感覺的和平……」當這首歌從他渾厚嗓音中迸出時,全場安靜了,尤其是來自台灣的聽眾,這首歌讓他們復甦了自己的青春記憶,不少聽者不由得與他一起低聲唱和。

《太平洋的風》是胡德夫多年前回台東老家養病時創作,那時正處夏季,他走到海邊,迎面吹來了一陣海風,他及時抓住了細膩感受,寫下這首膾炙人口的歌曲,這次故鄉之旅也讓他找回創作動力。

「太平洋的風讓我深深感覺到,太平洋就是我們的海洋,絕對不是美國的,或者是日本的。」胡德夫對現場的聽眾說,引起不少人的掌聲。

「唱自己的歌」

胡德夫已經69歲了。

在他音樂作品中,聽者時刻都能感受到他對祖國、故鄉和人民深切的情感。

1977年,胡德夫演唱一首《少年中國》,「我們隔著迢遙的山河/去看望祖國的土地/你用你的足跡/我用我遊子的鄉愁……」

這首內容飽含著期待祖國統一渴望的歌曲,曾一度被台灣當局「封殺」。

胡德夫說,和他同時代音樂人,不少都已離開人世,像他一樣堅守音樂道路並持續往前走的人,並不多。

他生於台東,擁有卑南族及排灣族血統,11歲時,離鄉背井到台北縣(現新北市)淡水鎮就讀私立淡江高級中學,在淡江高中時期參加唱詩班,開啟對音樂的興趣。高中畢業後,他考上台灣大學外文系,後因病休學。

在休學打工期間,他因緣際會結識同是原住民歌手的萬沙浪,兩人一起共組樂團在台北六福客棧駐唱,這段經歷奠定他日後成為民歌歌手的基礎。

上世紀70年代,他在一家咖啡廳又認識音樂道路另一位重要朋友——李雙澤。

「我的音樂之路受他的影響很大。」胡德夫對澎湃新聞回憶稱。

李雙澤是一位有著強烈民族意識的音樂人。1976年冬天,淡江文理學院(現淡江大學)在校內舉辦「西洋民謠演唱會」,他上台卻唱了四首台灣民謠,唱完下台前還詰問台下觀眾:「你們為什麼要花二十塊錢,來聽中國人唱洋歌?」

他此舉點燃了台灣藝文界對「中國現代民歌」論戰,史稱「淡江事件」。

此時台灣社會正值轉型,經濟快起來了,人們自我身份認知卻相對迷茫,台灣青年一直唱著歐美風格音樂,卻沒人唱自己的音樂。

有一次,李雙澤正好到咖啡廳來玩,他對胡德夫說,「你既然是卑南族的,為何不唱一首卑南族的音樂給我聽呢?」胡德夫當即演唱了一首陸森寶於1958年創作的卑南族歌曲——《美麗的稻穗》,現場獲得的掌聲比他唱英文歌還要熱烈。

「我腦海猶如颱風刮過一樣。」胡德夫回憶稱,此事令他心情久久難以平復,他意識到民歌的力量。從此以後,他認真跟不同民族朋友學習音樂,還和李雙澤、楊弦一起聯合推出《中國現代民歌集》,被視為台灣乃至中國民謠的開端。

上世紀70年代末,民歌迎來黃金年代,寫自己的歌、唱自己的歌,仿若成為台灣年輕人的使命。

「我不知道自己會寫歌,但李雙澤說,寫歌就是講故事啊,你小時候不是放牛放得很愉快嗎?啊,我立馬找到了感覺。」

在李雙澤的督促下,胡德夫創作了《牛背上的小孩》、《匆匆》,自此走上民歌創作之路,都成為許多台灣人的青春記憶。此時,胡德夫也積極投入民歌運動,他用詞曲歌聲為自己的族群發聲。

1977年9月10日,李雙澤意外身亡,讓胡德夫萬分悲痛。

李雙澤在抽屜里留下的遺作是《美麗島》,為紀念李雙澤,胡德夫和朋友楊祖珺一起完成錄製,讓他無論如何也沒想到的是,這首歌曾被貼上政治標籤。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