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經濟40年|在海外置辦巨額家底,實力依然雄厚

2017年08月22日     1,860     檢舉

長期以來,一直有所謂海外日本之說,以形容日本之經濟實力不僅限於本土的GDP,還有GDP所不能反映、為日本國民(政府、企業、家庭)所持有的海外資產。統計表明,日本在海外的總資產超過3萬億美元。如果按凈資產計算,也是超過3萬億美元的。

看一個國家家底是多厚,只看當年的GDP是不行的。中國這樣的新興國家,每年的GDP增速驚人,近年來GDP的規模也相當了得。但是,準確衡量一個國家的家底,不能只看當前是否風光。日本經濟停滯了二十多年,在增速乃至GDP規模上都不如中國了,但是,瘦死的駱駝之所以比馬大,在於它積年累月攢下的家底。

我國眼下風光,但就人均而言,只相當於日本40年前的水平。日本這40年,前15年依然是中速增長的,只是後25年基本停頓。但40年之功,攢下的家底是絕不可小覷的。在衡量家底方面,日本的海外凈資產是一個重要的指標。理論上,如果日本國際收支遭遇困難,是可以有3萬億美元的資產變賣、兌現以度難關的。這筆錢,是日本作為一個國家,這麼多年在外置辦的家底。

家庭儲蓄也是一個重要的指標。日本家庭這麼多年,共攢下了17萬億美元的私房。這是日本國民為備不時之虞而攢下的活命錢和生活費。衡量一個國家的家底,基本原理與衡量一個人、一個家庭的家底大體類似。平常,我們說這個人或這家有錢,說的就是他的家庭。在中國老百姓眼裡,判斷標準無非以下幾條:

一、有存款。二、有房(不動產)。三、有股票、基金、債券、銀行理財(有價證券)。四、股權。五、每月工資。

如果一個人,每月工資收入很高,又有巨額存款,又在北上廣深擁有多處房產,又是股市大戶、債市大戶還買了很多基金、理財。而且,他本人還投資於多家企業,甚至本人就是老闆或大股東。那麼,這個人就算很有錢,家底就算是很厚。而存款、房產、有價證券(或稱間接投資)、股權(或稱直接投資)、工資(或稱GDP),就是衡量他家底的幾個主要指標。

國家複雜些,但原理大體如此。就日本而言,比較重要的指標,一是17萬億美元的家庭儲蓄,算是存款了。二是日本3萬億美元的海外凈資產。三是日本每年5萬億美元的GDP。

日本每年創造5萬億美元的GDP,不是憑空來的。5萬億美元的國內經濟增量,對應的是多大規模的國內經濟存量。或者説,日本國內是多大規模的家底,才可以創造出每年5萬億美元的增量。這些家底中間,哪些是直接或間接參與創造了5萬億美元的增量,哪些則處於休眠狀態、睡大覺或像間歇式噴泉一樣今年休眠、明年甦醒。

所以,一國國內的家底要精算起來,太過複雜。一個粗略的辦法,是將歷年的GDP累加起來。比如美國,作為全球經濟老大已經一百多年了。這一百多年,每一年的GDP(早期叫工業產值)都比他國多。這樣累積起來,它的國內家底肯定比任何其他國家都殷實得多。

如果覺得GDP這東西只是個數字,有點虛頭巴腦,那也可以換成購買力,以這個國家每年經濟的購買力來算,也就是所謂的購買力平價(Purchasing Power Parity,PPP)。這樣一來,象中國這樣一些物價較低的國家,雖然在GDP數字上不如美國,但折算成購買力,早幾年就已經超過美國而榮居世界第一。

但即使如此,美國依然是連續富了一百多年、已富過三代有餘的大戶人家。即使以購買力計算,人家的家底也還是比我們殷實得多得多。總之,衡量一國家底,除一國國內家底不好精算、只能以歷年GDP估算外,其他三個指標都是有據可查,也是百姓和媒體引用較多的。但也不是沒有問題。日本的海外資產,尤其是凈資產,被稱為海外日本,有段時間被廣泛引證為日本家底的例證。

這裡面其實是有問題的。3萬億中間,日本央行購買美國國債,大概在1萬億規模。這部分錢,是日本央行的錢。而日本央行的錢,其實不是能算錢的。就好象中國3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是中國人民銀行的錢,是中國人民銀行往經濟中釋放了幾十萬億的人民幣,把這些美元從經濟中換回來的,是不能憑白無故再放回經濟中的。如果經濟想用,就必須用經濟中正在流通的幾十萬億人民幣來換。

果真換了,就意味著幾十萬億的人民幣從流通中消失,那將是史上空前的銀根緊縮。日本央行手裡的那1萬億美元資產也是如此,只能在日本經濟之外轉悠。想回國進入日本經濟,不是想回就回的,要麼從流通中抽出相應的日元來換,要麼配合日本央行的貨幣政策。總之,這部分錢是不能算錢的。還有1萬億左右,是日本金融機構、企業、個人投資于海外有價證券的,比如美國股市、美國國債、次貸等。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